66小说网 > 方尖碑 > 第 150 章 围猎 01

第 150 章 围猎 01

        “这这这这,郁哥,这是在针对你吗”白松刚说完上句,悚然一惊,摸了摸自己的金发。

        “那我年少吗”

        温莎“总之,你金发。”

        黑石板上也迅速刷出了消息。

        文森特

        acri嘻嘻嘻嘻,好奇怪的要求呢

        红娃娃多大仇

        方块四有那种感觉了。

        血字消失,奇异的寂静随之散去,重归现实。

        天空上的钟表变成了正常的时钟。

        围猎,限时三天。一旦遗漏,全员处罚。

        一旦击杀猎物,得到的是高级道具。

        acri金发宝贝们,理发店冲鸭

        方块四绿色眼睛的宝贝们,可以把眼睛自行戳瞎呢

        病号103年少的小可爱也可以当场自杀。

        脑科医生以上人员自觉前来挂号治病。

        病号071医生,我知道你是金发,我来找你了,嘻嘻。

        脑科医生烦死了,电不死你们。

        红娃娃百货商店有假发卖,快快快

        只是此时此刻,绝大多数人的注意力已经不在黑石板上。光是黑石板上只有几位出名脑袋有问题的活跃分子在说话就足够证明问题了。

        “理发师理发师”一个长着金色短发的青年跌跌撞撞从栖身的旅馆下楼,迅速冲进对面的街边理发店“你们是不是还没有打烊”

        年轻瘦弱,穿一件宽大白衬衣的理发师nc在理发店温馨明亮的灯光里缓缓转过身来,手里拿着一把银亮的剪刀。

        理发师礼貌而热情地招呼来者坐下“您好,我叫tony,很荣幸为您服务,您想要什么样的发型呢”

        “我要剃个光头,快,麻烦您快一点。染发也可以,能染发吗”

        “染发”tony轻声说,“我在遥远的地方听闻过这种神奇的技艺,水蛭发酵两个月后可以将头发染成黑色”

        “发酵水蛭”这种东西听得金发青年头皮发麻。

        “没那工夫,剃剃剃越快越好。”

        “好的。”tony温柔地为他围上披巾,转身再度拿起了锋利的银剪刀。

        “唉,这一剪子下去,得掉多少头发”青年自言自语道。

        咔嚓。

        鲜红的血液从金发青年的脖颈喷涌而出,他的头颅缓缓掉在了肩上。

        “晚安,我头发很多。”

        与此同时,所有旅馆与酒店里,服务生开始推着餐车走入走廊,挨个敲响房门。

        “客房送餐,麻烦您把门打开一下。”

        “客房送餐,麻烦您把门打开一下。”

        “客房送餐,喊了两声您都没有出来,为了保证安全,我们必须打开您的房门,请原谅我们的冒犯。”

        开门声响起,一个十六岁外表的外来客在衣柜里瑟瑟发抖。

        脚步声越来越近,他脑中只剩下一个想法。

        早知道就不装嫩了。

        天空幽幽浮现一行血字。

        “备注迷雾之都的原居民会为围猎者慷慨的帮助。”

        白松揪着自己的头发,口中骂骂咧咧“什么还慷慨的帮助”

        空旷的窗边,柜台后的一位售货员忽然看到了他。

        身穿白色制服的售货员瞳孔里弥漫着淡淡的灰雾,抬腿走向货柜之间。她神情平静,仿佛在进行一次无比寻常的巡视一样,可朝向的位置却锁定了白松的方向。

        “快逃”温莎把白松那金色的脑袋猛地按了下去。白松嗷了一声矮身钻进货柜之间,货品间的缝隙里,只见一个金发的人影在穿行逃命。

        接着,郁飞尘与温莎对视一眼,温莎朝着白松的方向追过去,郁飞尘则转身向东南方行去。他们现在正在三楼,是礼品和杂物区,东南方有个货柜,里面有几顶节日庆典用的假发。

        另一边,温莎追着白松逃走的方向去,售货员也在紧追不舍,她走路的速度明明极快,小跑才能跟上,却仍然保持着从容的走姿,看起来极其诡异。

        温莎抬起胳膊,露出藏在晨礼服袖中的冷钢利弩。

        这是件攻击力极高的中级道具,他在之前的一场混战中得到的。附带百分百命中效果,一百米内距离越远,强度越大,限制条件是只能对背对自己的敌人使用,且随使用次数的增多,威力逐渐下降。

        得到它后,温莎就没有使用过,所以弩i箭威力应该还在巅峰状态。

        抬起手臂对准售货员的后背,目测距离拉得足够远时,温莎按下了机括钮。

        后坐力推着温莎朝后踉跄了几步,冷i箭“咄”一声弹射而出,锋利的箭头划破空气,激起尖锐的风声,瞬间没入了售货员的后背偏左处

        一蓬暗色的鲜血“噗”地喷溅出来。箭镞来势极凶,一往无前直刺心脏位置,连箭尾都消失在血肉里了。

        下一刻,温莎瞳孔骤缩。

        售货员的后背上明明撞出一个鲜血淋漓的深洞,却仿佛根本没感觉到一样,依旧朝白松的方向紧追过去

        恰逢白松眼看距离危险,转了个弯朝东方逃去。

        灰色的雾气在售货员眼中弥漫,她的眼睛牢牢锁着白松的位置,白松转弯,她也转弯追去,中间有货架拦路,她却仿佛什么都没看到一般,到货架极近前时伸手一推,沉重的货架竟然应声而落,五颜六色的毛绒玩具掉了一地,她神情平静地踩过去,某些内有玄机的玩具立刻发出难听的尖叫或音乐声。

        白松侧头看了一眼身后情况,浑身的毛都炸了起来。

        这是什么怪东西,她不是人,绝对不是。

        眼看着售货员追上来,距离再一次缩短,白松剧烈喘着气,紧紧抓着自己的防御护甲,脑子里转过无数念头。

        正不知道该怎么办时,忽然听见温莎喊了一声“别被她看见”

        对上售货员直勾勾的目光,白松一个激灵,环视四周。

        商品间有缝隙不能完全隔绝视线,附近的东西,能彻底遮住他的只有

        白松往前冲刺几步,手脚并用地爬进最近的一个柜台里,伏下身体完全贴在柜台侧边,从外面看,完全察觉不出这里有一个人。

        温莎见白松找到掩体,松了口气,然后把所有注意力投向售货员。

        视野里失去白松的踪迹后,那古怪的售货员忽然瞳孔失焦,定在了原地。五秒后,她转身离开,顶着后背上鲜血淋漓的箭伤口,从容地在一排排货架之间巡视,目光无比认真,一切细节都不放过。

        柜台内,白松不知道售货员会不会追上来,心里正在打鼓。外面,温莎看见那个售货员离开,正要告诉白松,却见柜台极近处,一个小门从里面被打开了。

        从门里走出来的,赫然是另一个身着白色制服,穿黑色玛丽珍圆面鞋的售货员

        小门连接着的是百货商店的员工专用通道,她是来换班的也就是说,她就是这个空柜台的员工。

        温莎只来得及喊了一声“来了”

        柜台里,玛丽珍鞋的低跟叩地的声音索命一样响起来。白松抬起头,正对上来换班的售货员平静的目光。

        下一刻,售货员弯腰,俯身,动作自然得像是捡起不小心掉在地上的一支笔那样。

        只是她那涂着鲜红指甲油的手指,却是直直朝着白松的面门探去。

        既然另一个售货员能轻轻一推就让一整个货架倒下,那么这个售货员想必轻轻一抓就能把他的脑袋

        白松目光涣散,喃喃道“我是个好人,你不杀我,我不杀你,但是你如果杀我,我”

        售货员的手即将伸来的那一刻,白松上半身猛地从藏身之处探出去,一手握住售货员的手腕。

        却完全阻止不了对方的来势。

        巨大的力道几乎把白松整个手臂震碎,他咬牙生生抵抗了一秒,另一只手里寒光乍现,中级攻击匕首不要命一般朝售货员的眼睛戳去。

        人在生死之际爆发出巨大的潜力,他用之前从没有过的速度对着那里连戳了四五刀,刹那间血溅三尺。

        下一刻巨大的坍塌声从身后传来,温莎不知道用什么道具弄碎了柜台正面,炸出一个大窟窿,伸手把他从里面往外拽。

        白松也手脚并用往外爬。终于站起来后,他看见那名售货员也在柜台后站了起来,她脸上满是鲜血,已经完全看不见眼睛。此时此刻,售货员与白松这样正面相对也没有来追的样子,显然是丧失了视力。

        丧失视力鲜血满脸的售货员伸手理了一下在刚才的打斗中微微散乱的鬓发,站在被炸出一个大洞的柜台后,缓慢而不失条理地整理几下台面上的资料,脸上挂出符合礼仪的笑容,正式开始了一天的工作。

        白松“真敬业啊。”

        刚刚喘了一口气,却听见不远处有玩家的声音传来“那边有个金发”

        刚才弄出的动静太大,被其它人注意到了。

        刹那间,凌乱的脚步声从各处响了起来,看到白松的外来客往这里赶来不提,没看到的也纷纷走出,朝着人声最多的地方侦查而来。

        杀死玩家不再产生奖励,人们终于不再彼此戒备,能够堂而皇之地出现在所有公共场所,光天化日之下。

        他们终于告别阴沟老鼠一样胆战心惊的日子,摆脱了潜在猎物的身份,成为真正的猎人,共同瞄准向那些珍贵的猎物

        这就是真正的“围猎”了。

        粗略一扫,正移动着的人影至少有五六个,暗中必然还有别人,甚至还有售货员也从别的地方赶来。而他们这边只有两人。

        面对此情此景,白松只得使出了最后的杀手锏。

        今天下午他在百货商店里也收缴了不少战利品,其中不乏中级道具,但它们都远远不如这一个。

        只听杀猪般的嚎叫在百货商店三楼响起。

        “郁哥”

        三楼另一角,堆积如山的节日绸带与礼盒间,一位身着黑袍的银发客人静静站着,他身前正有一具持刀尸体轰然倒下,血液在地板上漫开。

        求救的嚎叫声久久回荡。他闻声,朝那个方向看去。霜蓝色的眼睛里浮现一丝微微的笑意。

        下一刻,一只幽灵般的黑蝴蝶在白松身畔浮现,悄无声息地停在了他肩头。

        白松的身体瞬间消失,进入完美的隐身状态。

        同时,往那个方向涌去的猎杀者忽然被什么无形的东西挡住,他们意识到这恐怕是什么防御道具,正要合力破开这层防御的时候,令人窒息的杀机一闪而逝,最前面的三人脸色苍白,猝然倒下,不知是死是活。

        其它人脚步顿了顿,谨慎戒备起来,但这一晃神的时间,眼前已经没了那名金发的身影。

        只有一个亚麻色长发贵族打扮的青年立在原地,笑吟吟指了个方向“他往那里跑了”

        节日庆典假发货架的顶端,郁飞尘收回了朝那边看去的目光。

        隐身道具放出的时机不错,大概是温莎下午收缴的战利品。只是和他刚才的攻击放重了。

        三层,围猎不止在这一个地方发生。

        银发客人所在的角落旁,货架与货架间的走廊里,一行人匆匆追着位少年跑过去,却有两个人停住了脚步,往角落里望去。

        “这样的算不算年少”其中一个道。

        “难说,不知道。”同伴回答他。

        那人借着节日区五颜六色的灯串彩光又往里看了看,低声说“他们往那边追过去了,我们在这搏一搏”

        反正杀错也没说有惩罚。

        正在他们犹豫时。

        客人手边不知何时多了顶黑色的阔边礼帽,抬手,宽大的帽檐缓缓向上挡住面孔,然后戴在了头上。礼帽上用白色羽毛缀出几朵幽寂的装饰花形状,帽檐垂下黑纱,笼罩了那张脸,使人一时间看不清五官。

        刚才拿不准这人够不够得上“年少”的定义,此刻面前人被礼帽的黑纱覆面,加上高挑单薄的体态,朦朦胧胧间倒显得更像个成年女性。

        再一看这人身边倒下的尸体,还有地板上正在蔓延的血迹,第二个人拉了拉同伴“别多事,走吧。”

        两人继续往前追去,客人也从容走出角落。为了清静,他没摘那顶黑纱礼帽。

        八音盒放着叮叮咚咚的乐曲,小丑的彩球在蜂蜜色的地板上散落一地。不远处就是展示服饰和假发的货架,脖子被一根细铁杆代替的人头模特们在地面上投下奇形怪状的影子。

        另一个人的身影出现在节日彩灯下。他伸手,帽檐微微下压,华美的缎面折射出流淌的微光。

        走道上,郁飞尘与他擦肩而过。

  https://www.66xsw.org/chapter/11541/924686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6xsw.org。66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6xsw.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