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小说网 > 方尖碑 > 第133章 既往之七“我永世受折磨。” ……

第133章 既往之七“我永世受折磨。” ……

        主神扶着石台直起身体,  缓缓睁开眼睛。

        “我无法再往前复活。”

        画家松手静静注视祂。

        他见过这位神明做下切。

        “你若爱他们,就不该毁灭,你若不爱他们,  也该复活。或许在毁灭他们的时候,你已有这种觉悟。”画家轻声道,  “要悲伤。今日所有痛苦都是你注定付出的代价,因为你想做是一件不可能之事。”

        神明点了点头。

        祂把满是鲜血右手抬起来,  手心朝自己,低下头。

        枚暗银『色』的骑士头盔从虚空中浮现,  化为实体落在祂手上。

        骑士头盔上满是刀箭撞痕,有干涸血迹。现在祂鲜血也沾在了上面,新血覆过旧血,  直到这新鲜血『液』也在山巅冷风吹拂中变成暗红『色』。

        祂垂下眼,眼瞳里浮现死寂、悲伤神『色』,可太久没有过属于人情绪,  连这悲伤都不生动,  显得空洞。

        “没有爱与美。”祂忽然说。

        嗓音冰冷沙哑:“只有罪与罚。”

        画家摇头:“是的。爱与罚总是相伴并生,  罪与美并无分别。”

        神明没有说话,  祂只是沉默地抱住头盔,  将它贴在在自己心脏处。

        画家忽然后退了几步,离远些,  他更能看清神明的全貌。

        “这就是我想画的。”画家说,  “在你身上,  我终于找到了……让它们合为一体方式。谢谢你。”

        神明淡淡道:“你要走了吗?”

        “。”画家说,  “我将永世追逐你,我见证了你开始,也要见证你结局。”

        神明忽然笑了。

        祂笑意那么轻,  又那么纯粹,像初见人世稚子。

        沉寂痛苦尽皆散去,祂接受了什么,留下是什么,谁都不知道。

        “你会得到想要。”祂说。

        “那你呢?”

        “我永世受折磨。”

        说罢,祂抱着那枚头盔转身朝山下走去。

        在这刻,祂割断了与过往所有联系。

        ——祂真正成为永恒孤寂神明。

        画家近乎痴『迷』地注视祂背影,他为了追逐灵感与美追随神明至此,今天,种美湮灭了,另一种美升了起来。

        “但你后悔。”他轻声道。

        他跟上神明的脚步。

        天地混沌初开,线朝晖从天空与云层裂隙间照下来,直直投『射』到他们身上。

        远方,知哪个种族在举庆祝典礼,盛大的烟花尖啸着冲上天际,霎繁花绚烂后倏然消散。

        山下,主神来到畸形蝶人面前。

        祂手指抚触上那些怪异肢体时,淡金『色』微光升起。力量进入蝶人身体修复了那些异变之处。

        但对于其它——为数众多,完全混『乱』的黑影怪物。即使是神明也无法再让它们变回个完整的人。

        “你们想去哪里?”

        怪物已经不会说话,它们发出低低的,痛苦的嘶叫,这样的形体下没有任何生命能好好活。

        神明叹了口气。

        祂手指穿过浑浊黑影。

        “散去吧。”祂说,“你们会化作约拿山溪流与花木,与此处永为体,直至参与个新生命的诞生,成为它部分。”

        神明的旨意落下,万千黑影逐渐消散隐去。约拿山风里,传来幽幽的哭咽声。

        有诞生地方就有死去,在这世上,每一秒都有生命消散。

        就像永夜里,每一秒都有世界破碎。

        主神就此离去。此后漫长的岁月里,祂再也没有来过约拿山。

        幻象到此结束。

        黑影怪物已经将郁飞尘和安菲死死围绕。

        最前方的怪物从黑影里伸出一只虚幻的镰爪手肢,上面满是锐利的花纹,它正将手肢伸向安菲的眼睛。

        冷银『色』的刀鞘挡住了它。

        即使出来游玩,郁飞尘也会随身带件符合当地力量体系的武器。

        怪物的眼睛转向郁飞尘。

        “当年他离开前,已经让你们完全消散,”郁飞尘道:“现在你们还存在,是因为镇民又复活了你们?”

        怪物发出一声低笑。

        安菲往前走,与他并肩站。

        “你们仍存此处,是我过错。”安菲说,“那天我离开此处,但未销毁复活祭台。”

        郁飞尘余光看向峭崖下城镇。

        ——这样一来,就全部说得通了。

        被复活的蝶人族在约拿山脉里安家,后来,有天,他们发现了密林掩盖下复活祭台。

        若是其它人发现也就算了。可蝶人是亲身经历过复活的种族,甚至他们中有人亲眼见到了神明在山顶时的样子,他们还是唯一个在复活中出了差错,有了半复活状况的种族。于是,他们效仿主神模样举复活仪式,也就是现在的“祭祀日”。

        就这样,镇民们献上祭品、鲜血,再虔诚祈祷,祈愿亡灵归来。

        就这样,那些原本消散的力量又新聚起来,成为更加畸形、更加混『乱』怪物。而镇民们没有神明那样的力量,也根本不明白“复活”原理。即使召回,也只是一些转瞬即逝幻象,夜过后就再次消散。

        而在镇民们的眼里,就是祖先亡灵因怀念人间的生活现身了夜。

        年又一年,代又一代。祭祀日的传统就这样流传了下来。直到今天,那些魂灵已经在一次又一次的聚中完全混『乱』,也畸形到了难以形容程度。

        支撑它们再次出现除了镇民们的祈愿,恐怕就只有对神明的仇恨了。

        被道出来历后,怪物发出低笑,在这刻,所有怪物陡然暴涨而起,朝他们两个扑去——如同张深渊巨口张开,向他们咬下!

        安菲神『色』不变。

        少年嗓音冷冷,轻轻吐出两字:“够了。”

        他只是轻描淡写抬手。

        ——万千怪物生生停在半空。

        “今夜允许你等现身,只因有人想知晓我过去之事,而我无意隐瞒,并非前来自戕赎罪。”

        典雅端庄语调如同在念诵诗篇,却因为环境危险和森冷,更像决绝宣言。

        “多年前我将你们毁灭,此时同样可以。虽不欲忏悔,但我深知罪无可赎,仇恨难消。今天,我给你们另一条道路。”

        在他身侧,条漆黑裂缝缓缓打开来,通往无尽的永夜。森寒风从那里刮来,如同来自地狱最深处。

        “我敌人众多,惧再多几个。”他看向永夜深渊,“想重获自由或拥有报仇之力,就去到那里。”

        怪物躁动嘶嚎,而安菲一字句道:“我就在永昼……等你们。”

        话音落下,黑影如疯兽涌向深渊裂缝。

        狂风吹动安菲的金发和袍角,却改变不了他丝毫的神情,凛寒如旷古的雕塑。

        他从未后悔。

        他也从不逃避。

        ——最后一丝黑影也遁尽,裂缝缓缓合拢。

        深夜山巅,只剩下郁飞尘和安菲两人。

        有镇民已经到了山下,错落的灯火在城镇里亮起来。

        幽微光芒映在安菲眼瞳里。

        “这就是兰登沃伦的过去。”他说。

        ——也是他漫长过去里个意义特殊片段。

        峭崖岩刻画得错,无数人自死去的蝴蝶身上诞生,说这是创世时的画面也没错,因为对兰登沃伦的人来说,这就是创世。

        这时已近午夜,夜雾漫了上来。

        “冷吗?”郁飞尘说。

        从进入幻象起,他就一直牵着安菲的手,现在也没分开。

        见到这段过去后,这人对自己态度好像没有什么改变,他似乎完全不在意。安菲想。

        他刚想回答声“冷”,阵带眩晕剧痛蓦地席卷了他身体。

        郁飞尘扶住安菲忽然往前栽的身体,纤弱少年几乎是挂在了他身上。

        “你怎么了?”

        安菲喘口气,摇了摇头。

        “风太大了。”他说,“……带我去那边休息一会。”

        他们并肩坐在古老祭台上。

        片刻的虚弱后,安菲好像又恢复了正常状态,郁飞尘记起,就在今天,安菲刚刚登上这座峭崖时候也晃了下。

        寒夜里,白袍显得尤其单薄,而少年的身体很小一个,似乎轻易就能保护。这些天来,好像习惯了些亲密举止,郁飞尘伸手揽住安菲的肩膀。

        得到什么善意的暗示般,安菲也往他身上靠了靠。

        靠在他肩上,少年有搭没搭说起了话,而郁飞尘愿意听。

        “我刚到永夜时候,绝大多数世界都还完整。”

        顿了顿,安菲又改了措辞:“永夜里没有世界真正完整,它们总有天会破碎,我说的‘完整’是指那些世界都还有广袤领地,有活着子民,力量稳定。”

        “但那时候太早了,没有诞生高级的魔法和科学。上个世界里,你打破秘语的壁垒,改变了世界进程,但在那时候……还没有那么多精致的结构。有时候,连敌对的阵营都没有。”

        安菲没有继续说,但郁飞尘明白了。

        在一切都刚刚开始时候,没有那么多改变世界方法。

        只有战争,劫掠,冲突,和屠杀。

        没有无辜或有辜,只有胜利或失败。

        胜者得到力量和领土,从而建立自己王国。败者则得到败者结局。

        想要就去取,有仇恨就去报。

        郁飞尘觉得这很意外。甚至不觉得有什么应当。

        在他认知里,这才是世界该有模样——虽然他也知道自己认知究竟从何而来。

        他说:“后来呢。”

        “后来?”安菲想了会儿,才道:“等破碎世界变多,越来越多人流落到永夜时候,别的外神也渐渐出现了。那时我有兰登沃伦,有了疆域很大的神国,再后来又有了乐园。‘主神’是那些掌控力量之人的自称,我从未自居为神明,但后来别人也开始这样叫我。到现在……就是现在这样了。”

        神明的故事说起来好像很简单。

        句轻描淡写“就是现在这样了”知道要引得多少眼红永昼领土外神咬牙切齿羡慕嫉妒,尤其是克拉罗斯。

        “是这个后来。”郁飞尘甚至组织了会儿措辞,他很少说这么长的句话:“那天晚上你说,你是那种……世人想象中怜爱世人的神明。但现在的你看起来确是。”

        最开始主神甚至像个该被打倒反派。

        听见这话,安菲笑了笑。

        “我从未变过,也认为我有哪一刻放弃过爱他们,只是在他人看来,我像是变了。”安菲的声音渐轻渐低,靠在他身上,像是快要睡着,即将陷入一场甜美的梦境那样:“如果你问的是这种改变发生原因……应该是从我遇到萨瑟时候。”

        从约拿山离开后,画家去了别的地方,他说,他要去完成新的画作。

        “这次你消耗力量太多,适合再去永夜了。你已经付出了太多,现在可以在自己国度里走一走了。”画家说。

        “那是我第一次在兰登沃伦游逛。”安菲说,“那天后的久,我遇见了萨瑟。”

        风把安菲的头发吹到郁飞尘手里,他握住那些发丝,像是握住了安菲本身。

        郁飞尘当然知道萨瑟,那个『性』别存疑精灵,也是乐园的生命之神。

        安菲说是在那次兰登沃伦游逛时遇见了萨瑟,意味着萨瑟是兰登沃伦人,也就是说——萨瑟是曾死于主神手中的人。

        安菲轻轻抓住郁飞尘手,看向远方,他目光渐渐『迷』惘。

        他再次回忆过往。

        光阴如同『迷』雾,雾气散开后,昔日情景依然清晰。

        那是个美丽溪谷,空气湿润芳香,阳光在溪边卵石上跳跃。

        他路过此处时候,萨瑟就在溪边,小,刚到成人的腰间,雪白的尖耳朵上刚长满绒『毛』。

        精灵是天生美丽物种,年幼精灵更是不可思议的造物。

        ——年幼精灵正在专心伺弄株幼小的花苗。

        在那时,非必要时候,他很少和人说话,更无和幼年生物交流特长。于是他只是路过,没有停留之意。

        却被精灵叫住了。

        “你好。”精灵的声音柔软甜美:“你知道它长大后会变成什么样子吗?”

        他停下,看向那株花苗。有些熟悉,可它太小了,什么都看出来。

        “抱歉,”他说,“要等它长大些我才知道。”

        精灵就说:“那你可以陪我等它长大吗?”

        他答应了。

        大一小两个人就那样守在一株小苗旁,两双眼睛都看它。

        终于,小精灵忍住了,说:“我叫萨瑟,萨瑟纳尔。”

        “你好,萨瑟。”他说。

        “为什么会来这里?”萨瑟晃了晃脑袋:“你也是死去然后又复活的人吗?”

        “我是。”

        “那你是什么人?”

        他从一开始就受到的教育曾说,可以对自己子民说谎。

        他说:“我是带你们来到这里人。”

        “哦。”萨瑟想了想,“那你也是曾经杀死过我们的人。”

        他说:“你们都知道吗?”

        “有人说是,有人说是,我知道。”精灵的眼睛天真又纯澈:“所以你是吗?我希望你是。”

        “我是。”

        精灵若有所思地点点头:“那为什么要这样做呢?”

        “因为我要建立我王国,并让它恒久存在。”

        “你建立了吗?”

        “建立了。”

        精灵就那样静静打量着他,很久没说话。

        很久过后,又是萨瑟先忍住了,孩子总是忍住说出心中的话。而他自己,是有太多话能说出,也没有人可以去说了。

        “那你没有什么想对我们说吗?”

        他想了想。

        面对天真孩子,好像说什么都可以。

        在孩子眼里,过错有时不是过错,困『惑』有时也是困『惑』。

        “有人说,我若爱你们,该把你们毁灭,若不爱你们,也该将你们复活。”

        精灵眨了眨眼睛:“那你爱我们吗?”

        或许,他是爱的。

        在约拿山,望见命运鸿沟霎,无望痛苦好像刻进了他灵魂。

        但他们每个人曾经痛苦,也是他亲手赐予。

        他想了很久,所以话也说得很慢。

        “在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很多人都告诉我,要爱你所有子民。”他说,“但他们似乎忘记教我,怎样做才算是爱所有子民。”

        萨瑟笑了起来,精灵笑时候耳朵一颤一颤地动,周围的树藤听到清澈动人笑声,也伴着那声音抖起叶子,发出沙沙声响。

        “爱也需要教吗?我天生就会了。”年幼精灵说:“你已经这么大了,难道要我来教你吗?”

        他也笑了笑:“如果你愿意教我,我也愿意听你。”

        “爱就是把他看做自己生命,他痛苦就是你痛苦,他欢乐就是你欢乐。所以你愿意做切事,只要他能远离痛苦,得到欢乐,这样,你也就活在永恒欢乐里了。这是世间最纯粹最真正的欢乐,只有爱能把你带去这样的乐园里。”精灵说,“所以,你以后对待自己子民也要这样。”

        萨瑟说完,他想了会儿,说:“谢谢你。”

        “那你会像我说的这样做吗?”

        “我会,”他说,“其实我都明白。但我现在还没有这样做资格。”

        “为什么?”

        “因为永夜在那里。”

  https://www.66xsw.org/chapter/11541/881869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6xsw.org。66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6xsw.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