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小说网 > 方尖碑 > 第98章 远星倒影 06我和你没对上。

第98章 远星倒影 06我和你没对上。

        唐珀回郁飞尘以拎起一旁被子,  盖在了他脸上。

        郁飞尘思索自己是否说错什么,未果。

        覆盖物妨碍呼吸,他想扯开,  又觉得今天这种体验倒是第一次,回想几个副本下来,  主神鲜少对他施以什么动作,更少流『露』情绪。

        一个晃神,  他被这东西多蒙了一会儿,鼻端忽然嗅见安宁缥缈的气息,  像永眠花。

        郁飞尘拉开被子,见唐珀已经靠着背枕坐起身来,正低头看着他,  若有所思。

        这人眉眼像冰雪般凛冽,即使在思索时也不失冷静果断,只是眉梢眼尾之间偶尔有轻烟般的忧郁——说是怅惘也好,  慈悯也好,  总之不可捉『摸』。

        郁飞尘:“你在想什么?”

        “我在想……”唐珀回答的语气倒很真诚  :“这次的运气确实不好。”

        郁飞尘。

        唐珀像是没过他一样,  一直看着。

        郁飞尘:“但你已经来了。下次对自己好点。”

        主神在每个副本都会受到不明原因的削弱,  他还在想这个世界这人是会得心脏病还是恐症,  没想到直接干脆利落被打成了一个即将应激的omega。

        他问出了那个想问很久的问题:“是这些世界都不欢迎您大驾光临吗?”

        “是我并未真正降临,而不完整之物必有缺陷。”唐珀淡淡道,  “但我也不会在副本内真正死亡,  你无须顾及我。”

        郁飞尘并不意外,  确实,  如果主神带着祂的全部力量降临这里,那这个碎片也不用活了,直接在永昼的光芒下解体就好。

        “那你的意识呢。”他道,  “一部分留在乐园处理务,一小部分在这里着我?”

        还可以再出无数个,每个进门的人身边配备一个,彰显主神的爱怜。

        唐珀:“作为意识的我现在只在这里,你身边。”

        这还勉强可以接受,郁飞尘现在允许他使用兰顿家疗养院的恒温栏杆。

        “但我可能不能在六天内完成占领任务。”郁飞尘道,“六天后,我们甚至可能还没出虫洞。”

        唐珀:“我知道。”

        郁飞尘又想了想,道:“或者把你的数值告诉我,帮你找个alpha。”

        对着唐珀有些异样的目光,他冷静道:“不用看我。我你没对上。”

        一个alphaomega共处一室了这么久,也不是没有亲密接触,他不仅毫无所谓的发情期反应,甚至狂躁的感觉还隐有增长。唐珀除了应激外也没有其它症状,这就是数值不对的最好证明。

        唐珀再度用一种莫名其妙的目光了他一眼,起身走向了浴室。

        水声隐约传来。剩郁飞尘一人躺着,他了一会儿天花板,拿被子把自己整个盖住,幻觉一样的永眠花气息有助于内心的平静,他拿起网络终端开始补充这个世界的知识。

        这东西说是网络终端,但功能甚至还不如一个刚进入信息时代的世界的通讯器。它只有两个功能,一是通话,是在“真理库”中检索。检索词可以是一个名词或一个问句,如果是已有知识,“真理库”会提供这个名词的解释或问题的答案,譬如苹果是一种水果,可以直接食用。

        知识的上限是四则运算的算法与抑制剂的基本原理,再深的,譬如基础的物理定律,在“真理库”中杳无踪迹。

        不过倒是有一些关于真理教廷的介绍,虽然充斥着溢美之词与神棍言语,但终究能找出一些教廷运作的蛛丝马迹。

        汲取知识的过程终止于唐珀来到床前,揭开了他的被子。唐珀微蹙眉,神态确实像个怕学生在被子里闷死的幼儿园教师。

        到郁飞尘终端上显示的信息后,唐珀:“你了解了多少?”

        他头发刚擦到半干,剔透的水珠往下滑坠,没进白浴袍衣领下的皮肤里。

        郁飞尘只看了一眼,目光回到终端上,道:“差不多了。”

        这是个教廷与皇室共治的帝国,教廷传授、运用“真理”,皇室则拥有世俗的权力。两者都有自己的军备力量,皇帝可以调动军队,而教皇有他的骑士团。

        起来势均力敌,但皇帝必须由教皇加冕,军队中高级武器和舰船的『操』作也只有神父可以胜任。

        教廷每年从帝国的适龄儿童中挑选出天赋优异的一批,进入各地的修道院学习基础礼仪与教义,几轮淘汰与挑选后,剩下的孩子开始区分方向,一部分学习打理日常务,更优秀的一部分则学习蕴藏着真理的“秘语”。

        所谓“秘语”,就是教廷用以传授知识的语言。

        所以,秘语就像一道知识的鸿沟天堑将人们都隔绝在外,只有教廷身处其中。其它人对此并无不满,毕竟谁都看过那复杂的语言,真理如天意,总是难以解读的,只有少数人有此天,而其余人只需按部就班地完成自己的工作,拿到回报,享受帝国的福利与馈赠。

        整个帝国的运转机制,大概就是这样。至于“反叛军”,终端上没有任何相关的信息。

        “我想,你不至于连自己的反叛过程都要我想办法探索。”郁飞尘道,“如果是原来的唐珀在这里,已经被我审讯出来了。”

        唐珀:“你很擅长刑讯?”

        谈不上擅长,只是经常出现一种情况,他才刚开了头,有些人就在心理上不由自主沦为弱势,接下来的情就顺利成章了。

        所以郁飞尘没回答,而是直视唐珀,道:“你很擅长隐瞒。”

        唐珀微微了一下,这次倒没拒绝,对他讲了这位反叛军首领的往。

        唐珀出身平民家庭,但从小就展现出远超寻常的天赋,他顺理成章进入修道院,学习“秘语”,继而因为出类拔萃的表现,成为了与教皇亲近的学生。

        他涉足许多领域,但最擅长的还是语言。

        这场绵延已久的反叛,也是以语言作为开端。

        唐珀用五年时间精通了“秘语”,又用剩下的五年时间独立钻研,删繁就简,以秘语和人们的日常语言为基础发明了另一套简明易懂的通行语言。十六岁那年,他将自己的语言呈献给教皇,认为这将大大提人们研习真理的效率,将所有现有的真理统一起来——在原来的“秘语”里,由于多年的化,每门学科的语言都是相互独立的,中间需要经过专人翻译。

        教皇在长久的思索后否决了这一语言,理由是这有损真理的神圣『性』。用世俗的话语揭示真理的法则必将走入歧途,今日因此获得便捷,明日便会在更深层的探索中面临词不达意的窘境。

        最终,这套语言被彻底删除,以断绝唐珀亵渎真理的念头。

        但唐珀没有因此动摇,相反,他对教皇感到了失望。失望的对象由教皇本身蔓延到教廷本身,故步自封的真理教廷像个身躯庞大的瘫痪病人,步伐已经难以控制,正在离真理本身越来越远。

        如果只是单纯的失望,也就罢了。但他因擅长语言而交游广阔,游走在各个分支之中,接触到了一些与他一样的人,这些人甚至有成形的组织,也就是教廷所说的“反叛者”,他们各有专长,但都向往一个崭新的、自由的教廷。

        又过几年,在二十一岁时,他成了反叛者的领袖。后来,短短四年中,他暗中策划数次变革,但都未彻底成功,因为这座教廷等级森严,不可撼动。但四年间,反叛者的组织规模逐渐变大,深深植入教廷之中。

        再到后来就是这次了。他们暗杀教皇未果,反而彻底暴『露』行迹,作为领袖的唐珀也沦为囚犯,流放至矿星。

        “过程几经曲折  ,但他的愿望始终是让通行语言取代秘语,所有真理得以统一。”唐珀道,“我说完了。”

        郁飞尘:“但你还没说,他为什么自称是一个已有伴侣的alpha。”

        “因为精神状况稳定的alpha是最使人信服的一类人。而omega因『性』格的特质总是会受到某些限制。”唐珀道:“他很早就知道对抗教廷需要强硬的力量,所有参与者必须信念坚定。为了成为绝对的领袖,他得让自己是个alpha。意志可以弥补『性』情的弱点,而教廷内整日安静,适合omega生活。多年来无人发觉——除了他的beta助理。但助理以为他也是个beta,人假扮伴侣。”

        “只是他多年来生活在重重危险之中,导致现在的应激反应也……格外强烈。”唐珀无奈地眨了一下眼,“他深知自己时日无多,于是在最后时刻孤注一掷,已经做好最坏的准备。”

        “他能用意志弥补『性』格缺陷,你也有意志,为什么还要打抑制剂?”郁飞尘问出了一个奇怪的问题,仿佛是认为这人不可能应激一般。

        “所以我只需要打三支。”唐珀说,“他要十支。”

        听起来似乎还很值得骄傲  。

        不过郁飞尘倒没怀疑过这位主神的意志与信念,他怀疑的只是这人随时断气的身体状况。问完后他就发现那句话完全没过脑子,好像只是为唐珀说话而说话。

        郁飞尘不喜欢这种状态,他换了个话题:“那雪人是什么?”

        唐珀惜字如金地指了指他的终端,示意自行检索。

        郁飞尘:“……哦。”

        想了想,他觉得有必要申明,自己不是想要不劳而获。

        “我原本已经要检索它,”他说,“但你出来得太快。”

        唐珀居临下,淡淡着他。

        “哦。”唐珀说。

  https://www.66xsw.org/chapter/11541/831847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6xsw.org。66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6xsw.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