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小说网 > 方尖碑 > 第88章 创生之十“我……该怎样挽回他?”……

第88章 创生之十“我……该怎样挽回他?”……

        创生之塔,  第十三层。

        克拉罗斯的面前也有一扇窗户,窗外是落日广场的复活日仪式。

        但他没有看那里,而是高坐在黑铁王座内,  一条腿搭在另一条腿上,一手托腮,  灰紫『色』的眼睛看永夜之门。

        永夜之门在颤抖。

        来自外界的力量如同汹涌澎湃的海水,一下又一下撞击着宏伟的漆黑巨门。丝丝缕缕的各『色』力量气息透过缝隙渗进来,  在各『色』图腾上游走,像一条又一条不怀好意的细蛇。

        良久,  克拉罗斯才开了口,语气轻慢。

        “每个纪元都要来一次,你们烦不烦?”

        说完,  他用指节敲了敲铁扶手,自言自语道:“不好,把自己也骂进去了。我以前每纪元也来报道一次。”

        外面的力量更加躁动疯狂,  用十倍于之前的强度拍击着大门。天空猛地暗了下来,  黑暗侵吞太阳。

        “啧,  ”克拉罗斯的眼神扫过去,  “都是老相识,  少找几次麻烦,不好吗。”

        混『乱』的低语从门外传来,  似乎在回复他之前的话。

        克拉罗斯一脸兴致缺缺:“我真的从良了。”

        回应他的是永夜之门被撞击侵蚀的巨响。克拉罗斯看一眼窗外,  乌云低垂,  暮『色』血红。

        他叹一口气,  起身走向那里。

        “打不他就算了……还打不你们么。”

        *

        暮日神殿。

        下方,复活日仪式已经来到了最关键的阶段,神明站在了圆祭坛前。四周的人们中,  不乏有第一次见到主神容颜的信徒,一不神情狂热,眼带敬畏。而那些经历不止一次复活日的旧成员脸上,狂热与敬畏有增减。

        天空已经近于漆黑,猎猎狂风中,主神站在那里,是这世间唯一一点光亮。祂将怀抱着的骑士头盔放在了祭坛中央,那东西呈现出一种斜上的姿态,像是在注视着前方的神明,又像是在看祂背后的天空。

        接着,神明抬起了祂的右手,以骑士头盔残破的边缘刺破了指尖。

        一滴鲜血滴落在祭坛上,快消失了踪迹。古老的传说中,指尖连接着心脏,从这里流出的鲜血是最洁净的心头血。

        祂只是落下了一滴鲜血。可是高高在上的神明竟然愿意为祂的信徒们落下一滴鲜血,简直像个庄严的许诺,述说着祂将永远与他们同在。

        忽然,下雨了。

        再看,从乌云中坠落的不是雨滴,而是星星点点的金『色』光芒。

        众人抬头,不知何处传来一些喧哗声。

        “在那里,尘沙之海!”

        郁飞尘循声抬头,乌云的缝隙中,尘沙之海若隐若现,每一粒闪光的尘沙都是一个世界,它们在天空流淌,像雾气组成的海洋一样,浩瀚又缥缈。而此时此刻,正有数以万计的光芒从那里飞舞着落下来,到乐园的中央。

        出现异象的不仅是上空,还有下方的神国。同样的光点从神国的各个角落升起来,也汇聚到了乐园的中央。

        使女夏缇道:“那是牺牲者的魂灵。”

        第一个光点落在了暮日广场的巨石地板上,逐渐化作一个人形的模样。接着,其它光点也纷纷成形。

        一颗光头在广场的一角反了一下光,郁飞尘看去,见是曾经有一个副本之缘的光头队长带着一众队友一起复活了,几个人搂着夏森又哭又笑。同样的情在暮日广场的每一角发生。离去者重新归来,而等待他的人还在等待,在茫茫人海中,许愿牌指引着他们重逢于乐园。

        没有人会置身外,因为茫茫的纪元里,人终究会死。但在乐园里,因为主神的仁慈,连死都不再可怕。

        郁飞尘收回目光,重新看主神。主神不知什么时候抱回了他的骑士头盔,静静站在那里——站在尘沙之海与尽神国之间,祂的国度中央,俯视自己的信徒与子民。

        此情此景,连郁飞尘这种人都不由觉得,这位主神确实值得被敬仰和信慕了。

        当最后一个光点也化作真实的生命,乌云尽去,夕晖柔和明亮,再度遍洒乐园。一只鸽子停在了主神的肩膀上,啄了啄祂的头发。

        祭祀仪式结束,接下来是盛大的庆典。郁飞尘转身离开『露』台,此刻,整座神殿沐浴在温柔的光泽里,使女们抱着鲜花穿梭其间,孩子们在草地上玩耍,一切都与昨晚他见到的那个凄清的坟场判若两地,仿佛那天晚上只是一场梦境。

        郁飞尘抬头望云霞绚烂的天空——他在乐园里度过的这个纪元又尝不像一场光怪陆离的幻梦?

        知道故乡不复存在后,他的去就只有那位带自己来到乐园的长官。而他唯一想做的就是逃离乐园,脱离主神。

        那时他不相信真的存在深爱世人的强大神明,也不相信世上真有永恒宁静的乐园。认为是人有欲求法实现,才只能幻想神爱世人。

        可现在,长官是一个镜花水月的倒影。而那样的神明与乐园都真实存在。

        他茫然得彻彻底底。

        后看是一片虚,前走是一片空白。他连唯一的方向都失去了,唯一想保护的人也不需他。他竭力逃避的就是这样的结果,现在它千万倍地降临在了他的面前。

        郁飞尘喘不气来,这一刻,只要随便哪个人上来告诉他现在该去做什么,他都会将它当成一生的追求——只要能把他从现在这种状态里解脱出来。

        但是没有人这样做,只有使女夏缇幽灵一样不远不近地跟着他。

        最后他停在了一座规模宏大的半『露』天殿堂里。它高,天花板满是彩绘,四壁有晶莹剔透的水晶窗。

        宽阔的阶梯是殿堂的主体,它平缓地向上延伸,铺满了这里,两旁是立柱和雕像,尽头是个璀璨的水晶神座,座下雕刻着永眠花。

        夏缇不知在什么时候消失了,郁飞尘站在神座下的台阶上往下看,依稀能看到暮『色』里静立的面神像,还有水池旁玩耍的孩子。

        乐园没有昼夜交替,但兰登沃伦有。外面吹来的风温暖中带有黄昏的凉意,鲜红的夕阳触碰到远方山巅的时候,有脚步声从郁飞尘背后响起。

        郁飞尘回头。

        夕晖透过水晶窗洒在来者身上。

        祂还穿着仪式上那件雪白刺金的华袍,淡金长发的末梢微微打了个卷。发卷的弧度依稀与安菲尔相似,但少年的稚气与脆弱早已『荡』然无存了。

        难形容神明的外貌。只能说,人们常常将有美好的幻想加诸于神明,将其视为完美的化身,而主神符合这一点。

        郁飞尘在看祂的眼睛。

        那是一种曦光一样的金『色』,质地如同水晶。在曦光的渐变间,郁飞尘看见了一层淡淡的金绿,但又像错觉。

        寂静里,对视悄声息。陌生,像初次见面一样。

        是郁飞尘先移开了目光,他在台阶上坐下了。

        没多久,主神同他在一级台阶上坐下了。离了个不远不近的距离,但长袍迤逦,边缘处和郁飞尘的披风碰在了一起。

        良久,郁飞尘看着外面那座面神像,道:“你有名字吗?”

        短暂的寂静后,他得到了回答。

        “没有。”

        “最开始呢?”

        “有。”主神道:“但我失去了它。”

        “忘记?”

        “抛弃。”

        于是郁飞尘没有再问。人确实会抛弃自己最初的名字,像抛弃一段过去,就像他现在也不叫七一样。神有比他漫长得的生命,也当然有比他更跌宕起伏的开端。至于那开端是什么样子,和他没有什么太大的关系。

        一会儿,主神道:“他们习惯用第一次遇到时的名字称呼我。”

        郁飞尘没说话。

        神看着郁飞尘。

        他预想他的心情不会太好,就像那次必须用一只机械兔子来平复一样。但这次没有,而是另一种淡淡不可捉『摸』的态度。

        良久,郁飞尘才道:“你没有什么需解释的吗?”

        “就像你看到的。”

        这人已经放弃解释,破罐子破摔了。或许不能说是放弃,是根本没有解释的必,换成别的信徒遇到这种状况,大概已经在激动地亲吻他的手指。郁飞尘感到一种茫然的失落。

        郁飞尘:“那我没看到的,还有吗?”

        神明微微蹙起了眉,似乎在思考什么。郁飞尘想,看起来还真有。

        “你的名字,”神说,“是我取的。”

        这句话说完,他看见郁飞尘忽然死死看着自己,眼眶泛起薄红。

        ——之前没有生气,为什么这一次反而生气了?

        但他不知道现在该说什么了,郁飞尘的状态像个濒临破碎的玻璃偶。

        郁飞尘闭上眼,剧烈地喘了几口气。

        那个世界的场景浮现在他眼前,昏黄的天际,弥漫的尘烟,还有白骨王座上的君王。那时他来到乐园还没多久,可他再也没遇到过像那个君王一样让他感到威胁的人。

        原来,原来——

        原来连他的名字都是。

        他的长官是主神的倒影,他的名字是主神的记号,祂一直在注视着他。

        他怀念的正是他想逃离的,他以为拥有的是祂赐予的,原来乐园和神明的痕迹早已烙在了他身上。

        他一整个纪元都在自相矛盾,只是今天才发现而已,他认了。

        郁飞尘哑声道:“你想要我做什么?”

        问完,他见神明看着自己,神情微微错愕,像是没想到会有此一问。

        看到这样的神情,郁飞尘什么都明白了。

        神根本不需他做什么,就像神爱世人,也不需世人的回报一样。

        于是郁飞尘只说了一句话:“我不想再看到你。”

        看着他离开的背影,神心中浮现淡淡的困『惑』。

        提到那个名字,本意只是想告诉郁飞尘自己从没有忘记过他,但似乎招致了异常恶劣的后果。

        神看一旁默默侍立的夏缇,问:“我……该怎样挽回他?”

        夏缇彻彻底底地茫然了。

        离开暮日神殿后,郁飞尘直接回了巨树旅馆。庆典还在持续,但他只觉得他们吵闹。

        回去的路上他还撞见了白松,白松还和那个八卦导游在一起厮混,但奇怪的是陈桐也在旁边。

        “文森特……墨菲神官说复活日将至,反正创生之塔到时候消耗力量,但已经攒了一整个纪元,现在不介意多付出一点,于是文森特把我们都带回来了。”陈桐说,“其它人都被留下给他打工,去研究什么时间魔咒。我帮不了忙被轰出来了,他让我几天自己去找什么……守门人去领活。哦,就是那个和狗一起不得入内的那个,嘿——”

        还没说完,他被白松和导游一起给捂上了嘴。

        郁飞尘在旅馆房间直接睡过了整个复活日。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新的一天,也是新纪元的第一天。

        纪元以“复活日”为终点,以“许愿日”为起点。也就是说,今天是许愿日。在这一天,鸽子会给每个人送来一张许愿笺,有人都可以写下一个自己的愿望,也就是所谓的“主神许愿”。许完之后,许愿笺背面会出现一个数字,数字有大有小,代表这个愿望的价格,以辉冰石结算。

        只要付出对应数量的辉冰石,这个愿望就会兑现成真,只要不是会伤害他人的那种。有些人想结束在乐园的历险,衣锦还乡,这种愿望通常只象征『性』收几片辉冰石。还有人想成为侍奉主神的神官,但这个愿望对应的价格往往分离谱。

        郁飞尘也收到了他的那张许愿笺,但他不想向主神许任愿望。把许愿笺压了箱底后,他去了创生之塔三层。

        克拉罗斯正萎靡不振地在铁王座上咳嗽,见他来,虚弱地打了个招呼。

        郁飞尘:“你怎么了?”

        克拉罗斯:“守门,太累了。”

        郁飞尘想起夏缇说过的“外面的敌人”,说:“哦。”

        克拉罗斯:“你不好奇我做了什么吗?”

        郁飞尘:“对付一些你以前的同伙。”

        克拉罗斯从铁王座上惊坐起:“他告诉你了?”

        “谁?”

        “主神。”

        “没有。”

        “那墨菲告诉你了?”

        郁飞尘:“我猜的。”

        克拉罗斯继续委顿,幽幽叹了口气:“那你也知道那张牌是什么意思了。”

        其实,茶话会上克拉罗斯要他猜的时候,郁飞尘就知道了那张牌的意思。毕竟除了那种存在,也没有什么东西会让全部神官都避之不及了。

        “外神。”郁飞尘道:“你的第一张牌是外神,最后一张是什么?”

        克拉罗斯:“你接着猜?”

        郁飞尘淡淡看着他:“骑士?”

        唯独墨菲不抵触克拉罗斯。以,代表未来的预言牌上,他对主神不再有威胁。

        克拉罗斯:“……”

        他看着郁飞尘:“你今天到底想来找我做什么?最近不开门。”

        郁飞尘伸出右手,一个黄铜『色』的堡垒虚影浮现在他手上。

        “啧,”克拉罗斯看着那里,“好东西。”

        郁飞尘:“我用它。”

        克拉罗斯唇角勾起,殷红的舌头『舔』了『舔』齿尖,『露』出一种唯恐天下不『乱』的表情:“……好啊。”

  https://www.66xsw.org/chapter/11541/818895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6xsw.org。66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6xsw.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