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小说网 > 方尖碑 > 第82章 命运齿轮 24“这,才是真正的高手……

第82章 命运齿轮 24“这,才是真正的高手……

        郑媛回头看了一眼牵着回收站四处流窜,  如同遛了一条疯狗的陈桐,咬咬牙抬起准备好机械力臂,卡在了核心蒸汽机连动齿轮的第一个扭矩上。

        薛辛盯着整个机械装置左看右看,  他之前从来表现得很有主意,这时却狐疑起来:“这不能够,  这不行,理论上——”

        郑媛头上冒了冷汗,  用力把卡扣往里推,薛辛虽然情绪是迟疑的,  但看到她吃力,还是把她架开,自己上去推好了卡扣。

        其它几个人在另一边捣鼓读咒机,  现在这边只有他们两个。

        薛辛:“如果一开始内部就没设置倒转的程序,光靠蛮力就想去翻转,这是不行的,  这违背了原理。”

        郑媛:“这件事我昨天想了一夜。我们做大作业的时候,  每一台机械都有错。按理说,  每一台都是个测试,  修不好都会导致某个机械问题,  将我们间接处死。可是我们安全度过了昨夜,说明……昨天那些我们没修的机械,  在课上完后又恢复如初了,  这说明机械内部是有回滚机制的。”

        薛辛:“你这是在强行找理由。这很牵强,  即使别的机械能回滚,  也不证明核心装置可以。”

        “你怎么还没想明白,”郑媛看着他:“这不是现实问题!虽然这里还算有逻辑,可你听见他们怎么称呼的了吗?这是个副本。是这个世界给我们出了一道题,  就像我们做卷子一样。它设计好了问题,也就设计好了答案,给我们布置了死路,也会留下生路,我们来找那条路的,不是让你来踏踏实实当救世主!”

        薛辛起先还想反驳,但听着听着忽然睁大了眼睛,先是愣住,然后声音带颤道:“你说得对,媛媛。你怎么想到的?”

        郑媛低下头检视机械臂状态,边检查,边道:“我只是……昨天晚上一直在想机械原理,想着想着,就想起我们分手的原因了,道理和现在差不多。”

        薛辛接过去了她手里的活,没让她碰到粘手的机油,一言不发。

        当时他们分手的□□是一次学期的大作业,两人一起带了一个小组。没想到做着做着,他们两个之间有了很大分歧。他觉得郑媛的设计太不落地,能做好这个题,却解决不了复杂的现实问题,郑媛觉得他认死理,为了多余的功能拖慢了整个组的进度。一场架吵下来又翻出无数八百年前的鸡『毛』蒜皮,最后在食堂门口一拍两散,刚要各回各宿舍,就一脚踏进了这地方。

        薛辛满手机油,默默干了十来分钟活,正要憋出一句“我以后听你的”,又觉得不现实,话到嘴边变成了:“我们……以后好好说话。”

        他说完,正觉得郑媛又要刺他几句,一转头,却见郑媛只是静静看着他,眼睛里有点『潮』湿。

        四周机械轰鸣,时光流逝。曾经觉得咬牙切齿的琐碎曲折,在这生死攸关的副本里,忽然就什么都不算了。可是在这种时候,他们两个却都说不出什么话来,只是各自收回目光,埋头敲打机器,安装反转装置。

        一直静默悬浮的黄铜喇叭忽然开了腔。“毕业典礼开始啦~请同学们依次入座哦。”

        人都没去,只剩一个喇叭按照内置程序播报进度。那边的白松忽然笑了出来,给他郁哥说,现在的情况就像学校『操』场那头在毕业典礼,他们却集体跑到另一头炸学校。

        郁飞尘静静注视着他,用眼神示意了一下各自忙碌的队友:“你不觉得自己有点多余吗?”

        白松说郁哥,我刚想到一个好主意,要救陈桐大哥。

        郁飞尘静静看着他追到陈桐那边,引着陈桐往另一边跑。那地方有个轮轴奇大的齿轮,齿轮在转圈,但轮轴不动。陈桐在白松的带领下把回收站拉到轮轴正中,自己站在齿轮边缘不动,被带着转圈。对回收站来说,他就时刻匀速在改变方向,无法瞄准。

        ——于是这玩意为了瞄准陈桐,开始永无止境在原地转圈了。情形在诡异中还带有一丝滑稽,不过,至少陈桐剩余的体力保住了。

        正觉得白松还算开窍,背后就传来莉莉娅一声惊呼:“创神在上——”

        ——白松从那边赶回来的时候,就看见漫天的莎草纸用喷泉一样的速度从那台能反读咒语的读咒机里疯狂吐出来,密集的唰唰声里,纸页大雪纷飞一样往下掉,读咒机前的安菲尔首当其冲,几乎被埋在了纸堆里。

        谁都没想到咒语读得那么快,数量还那么多。旁边人荒马『乱』,灵微和叽里咕噜抢救咒语纸,莉莉娅和文森特解救安菲尔,只有他郁哥束手旁观,在旁边给读咒机添纸加墨,煽风点火,仔细一看,面上还带着点狼心狗肺的笑。

        直到一张纸角度不巧,冲着安菲尔的脸飞过去,郁飞尘才伸了手,恰在纸张要刮着皮肤的那一刻拿住了它。

        白松:“……真热闹啊。”

        郁飞尘把那张纸往安菲尔怀里一塞,道:“确实。”

        一个纪元都过去了,还能在危险的副本里扮演半大少年,玩机械游戏,顺便上演一场学院里的魔法事故,的确是场难得的热闹。尤其是当事故中心是安菲尔的时候。

        等这场热闹终于结束,全部咒语也终于吐了出来,几个会咒语的人聚在一起整理,薛辛郑媛那边也一切顺利。郁飞尘又游『荡』去了蒸汽机的最高处,和半空中的黄铜喇叭静静对视。

        比起他和安菲尔第一次来探查的时候,这地方不仅多了喇叭,还少了很多机械偶。此时在机器间忙碌的机械偶比起之前来,减了至少三分之二。

        或许是这个工作周期不需要那么多工人,又或者,那些机械偶去出席典礼了——毕竟校友去观看“母校”的毕业典礼,是一件顺利成章的事情。

        过半晌,喇叭传出了新声音:“致辞时间结束~现在请各位同学上台领取自己的合格证和毕业礼物~”

        这一声落下,他们手里的动作都顿了顿。

        致辞没人听不要紧,可现在这个“领取”环节是需要他们亲自去的。如果堡垒察觉到人都逃了,会不会有对应的措施?

        他们这几天下来都一直在钻规则的空子没错,可是在这种重要的环节,堡垒还会没什么防备吗?

        郁飞尘向下看,乌沉沉的眼睛扫了一眼停手的队友,淡淡道了一声:“继续。”

        人在慌『乱』的时候最需要的或许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而是个看起来心里有数的人,几个人便都默契地继续工作了。郁飞尘继续看着喇叭。

        五分钟过去,喇叭又用甜美的声音重新播报了一遍:“请各位同学上台领取自己的合格证和毕业礼物~”

        这次没人停下手里的工作,更不会有人瞬移到典礼现场领取证件和礼物。

        于是又过五分钟后,喇叭再次重复了一遍。

        依旧没人理它。时间静静过去,十分钟后,喇叭重新开腔,这一次,那种甜美可爱的语调『荡』然无存了。

        机械音平平淡淡,一板一眼地重复:“请各位同学上台领取自己的合格证。”

        “完了,”白松嘀咕,“连礼物都没了。”

        而这次广播落下后,那些忙碌工作的机械偶忽然静止了动作,钢铁头颅缓缓转动,灰白的眼珠空洞洞盯向他们的方向。

        莉莉娅:“它们怎么知道我们——”

        还没说完她就自己闭了嘴,校徽和喇叭都聚集在这地方,堡垒怎么不能知道他们在这里。

        郁飞尘也不再在高处晃了,落回地面上,看了一眼已经读完蒸汽机的咒语,开始坐在地面上唰唰唰写咒的几人,对安菲尔道:“还有多久?”

        安菲尔头也不抬,写完一张又换一张,说:“半小时。”

        那边薛辛和郑媛道:“我们也快了。”

        郁飞尘:“好。”

        就在几人说话间,喇叭已经又重复了一遍命令,这次命令落下后,四面八方的机械偶忽然一跃而下,四肢着地,用极其僵硬的姿势快速冲了上来!

        安菲尔抬左臂,把莉莉娅护在背后,继续专心写咒,仿佛没看到发生了什么一般。

        这次是来自堡垒的违规惩罚,瞄准的是标定每个人身份的校徽,郁飞尘语速极快,道:“摘校徽。”

        说完,他低声对白松道:“喊陈桐回来。”

        白松往那边跑,边跑边大声喊陈桐的名字,陈桐会意,带着回收站往这边冲刺过来。

        密密麻麻的机械偶从前方和背后蒸汽机上袭击,他们只能靠拢在一处,然而这样一来,目标也牢牢聚在了一起。

        离这里最近的机械偶从右上方直接一个蹿跳下来,扑向人群。

        郁飞尘却早有准备,伸臂挡了一下,扣住机械偶的胳膊,把它拉到自己身前。人类的血肉之躯对付金属机械终归会落下风,但他的身体经历过强化,又喝了那么多天能源『液』,也不算是个纯粹的人了。机械偶被他牢牢制住。

        灵微:“此物如何杀死?”

        郁飞尘:“不知道。”

        说时迟那时快,他从口袋里掏出一枚什么东西,猛地掰开机械偶的嘴巴,按了进去!

        这样的『操』作,连一向冷静的灵微眼里都出现了微微的诧异,道:“这是什么?”

        郁飞尘来不及说话,抬腿把这东西踹向其余机械偶涌来的方向!

        齿轮地面还算光滑,他又算好了方向,有齿轮带着那只机械偶往前运动,还没等第二只机械偶扑上来,被强行吃了东西的那个忽然动作扭曲错『乱』,在地上扑腾几下后,就在密密麻麻的机械群里爆炸了。

        炸响声惊天动地,金属零件被高高抛出来,不仅炸碎了最初那只,还波及了它周围的一大片同类。

        爆炸过后,这边短暂消停了一会儿,郁飞尘分出一半刚才塞进机械偶嘴里的东西给灵微道长。

        灵微将其拿在手中,见俨然是几块熟悉的红黑晶石,忽道:“原来如此。”

        郁飞尘:“那天广播说废品有害,我就留着了。”

        ——这是那天动力课上,挑拣晶石的时候发生的事情了。

        来这的第一天他就嫌弃这地方没刀没枪,终于得知了件有害品,自然是留给自己随身带着,以防万一。没想到还真能用上,效果还出类拔萃。

        灵微会意起身,文森特则接替他画咒。

        机械偶群在爆炸后混『乱』了一会儿,现在重新冲过来,但他们这边有两个能打的人,还携带了□□,一时间竟然把它们拦在了安全范围外。

        莉莉娅看着那些意想不到的红黑晶石,又看了看郁飞尘的背影。她实在想不出怎么能在刚进副本的第二天就开始收集物资,为最后的恶战做准备,难道是从一开始就居心不良,故意囤积危险物品么?

        她悄悄凑到安菲尔的耳朵旁,小声道:“他好可怕哦,还好是队友。”

        安菲尔笔锋稍顿,微微笑一下,道:“不可怕。”

        莉莉娅笔下没停,又看了一眼灵微道长飘逸起落的背影:“道长有点像我们那边的白袍大魔法师。”

        安菲尔:“另一个呢?”

        这个问题难住了莉莉娅,她顿笔,托腮思考了一会儿,最后道:“亡灵骑士。”

        安菲尔原本的笑意忽顿住了,过一会儿,才道:“……嗯。”

        另一边,郁飞尘和灵微暂时抵抗住了机械偶没错,但废弃晶石的数目有限,很快就濒临用尽,机械偶的攻势也愈发咄咄『逼』人起来。

        好在这时候,白松带着陈桐赶回来了,陈桐跑得急,身后还缀着一个阴魂不散的回收站。不过看方向,那回收站现在已经不追陈桐了,也是冲着他们来的。

        郁飞尘把所有人的校徽一起塞到他手里,道:“跑!”

        “我靠——”有了之前的经验,陈桐这次倒是立马领会了郁飞尘的意思,徽章往兜里一揣,大口喘气调整着呼吸,道:“还好之前休息了,他妈的机器人,今天就带你们『操』练一整天。”

        说完他一个箭步往远处冲了上去,机械偶只认徽章,立马改变方向,轰隆隆追着陈桐蹿了上去。齿轮地面微微震动,简直像是要散架一般。

        郁飞尘对着陈桐的背影,大声补了一句:“往缝隙里带!”

        陈桐遥遥回话:“懂——”

        只见陈桐跑在前面,身后拉了密密麻麻一大群机械偶,中间还混杂一个沉重的巨型回收站,场景在紧张和壮观中,还有了一些喜剧效果。更别提这人听了郁飞尘的话,一心把机械偶往缝多齿轮复杂的地方带,他自己行动敏捷,机器却不会灵活转向,时不时卡在缝隙里,或下饺子一般直接从空隙处掉了下去。

        薛辛边拧螺丝,边学着陈桐的语气道:“多损呐。”

        郑媛也笑笑,道:“希望别把地板弄塌,那就真的炸学校了。”

        火力全被陈桐引走,他们这边彻底清净下来,郁白松去机械那边帮忙,灵微道长继续写咒。郁飞尘则走到了兔子洞旁边。

        当然,也只有在安菲尔爬出洞口的那一刻它才像个童话里的兔子洞,现在只是个漆黑的隧道口,里面勉强算得上平整,四壁有类似滑轨的装置。

        安菲尔说,红黑晶石的传送带没入金属装置后,他就只能循着传送的声音去追踪,隧道是他追踪过程中意外在角落发现的。同样的隧道不止一个,都通往这里。

        而郁飞尘自己最初发现这个隧道,是因为……它就在回收站最初停留的地方附近。他忽然有种不太好的预感。

        全部校徽被陈桐揣走,黄铜喇叭自然也跟着飞走了,但冰冷的催促声还是穿透了轰隆的脚步声,遥遥传来。

        “请领取合格证。”

        “请领取合格证。”

        “请领取合格证。”

        一声比一声之间的间隙小,最后连成了一片,像催命的符咒。

        就在这令人头大的机械声里,白松忽然道:“你们……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

        “声音?”郑媛道:“那边不是一直很吵吗。”

        “不是。”白松蹙眉,俯下身将耳朵贴近地面:“很奇怪的那种……声音。”

        薛辛一开始也像郑媛一样不明就里,可是目光扫过一个零件的时候,忽然愣住了。

        只见零件堆里,所有机械都一动不动,最顶上的一枚小弹簧片却微微颤抖着,毫无规律地抖动伸缩,诡异极了。

        “不好。”薛辛道:“像地震——真把地板弄塌了?”

        此时此刻,隧道旁的郁飞尘也猛地后退几步,陡然戒备!

        地面的震动起先不易察觉,只能通过零件的晃动察觉端倪,然而短短半分钟过后,变得所有人都能感觉到了,与此同时,机械的摩擦声,沉重的碰撞声也从下往上传来,仿佛有深渊巨兽正要从地下破土而出。

        陈桐正带着一大群机器人轰轰烈烈长跑,路过一个大洞,他正想着这次又能陷进去十来个,却觉得这洞有点眼熟,像他们之前钻过的那个,可位置又不对。

        于是他倒着往回跑了几步,可是前后不过两三秒,那洞却完全变了模样,里面是一个漆黑『色』的圆柱状巨型机械,正从洞里缓缓往上爬升,已经『露』出头来。

        认出那东西的形状后,陈桐一身冷汗,连忙朝队友的方向招手大喊:“这地方——又冒出来一个回收站!”

        却见那边的白松也正在朝他疯狂招手,嘴里喊着什么,听不清。

        目光再往四周看,他愣住了——

        地面的许多个缝隙里,原来隐藏着至少十几个黑隧道,此时此刻,幽灵一样的漆黑回收站缓缓从地面下冒出来,每个都有几人高。在地面投下深深的阴影,像是钢铁坟地里陡然升起的墓碑。

        此时此刻,回收站全部站到了地面上,开始向他的方向靠拢,它们的发声装置异口同声道:“请领取合格证。”

        “我靠……我靠……”陈桐心里只剩下这两个字,站在原地呆了一会儿后忽然回过味来,往前夺命狂奔。

        “原来那是给机留的路,可是这也太多了,”白松道:“不好!这么多机器都来了,不会其它援兵也来了吧?”

        说完郁飞尘就凉凉看了他一眼,白松忽然意识到,自己可能说对了。

        只见那些回收站从地面冒出来后,震动却仍未停止,只是细小了许多,接着,密密麻麻的黄铜『色』机械人偶像蝗虫一样从隧道里涌了出来!

        郁飞尘:“还有多久?”

        安菲尔道:“十分钟。”

        他说完时间,郁飞尘扫了一眼场中局势,活动了一下筋骨,直直朝着陈桐的方向去了。

        那边,陈桐再也没办法带着一队机器人狂奔了,四面八方都是机器,他不管往哪里跑都有迎面扑上来的敌人,还有火焰熊熊的废品回收站,只能像个秋后的蚂蚱一样四处胡『乱』流窜,最终还是不敌,被一只机械偶扑倒在地上。

        就在闭眼等死的时候,机械偶忽然被什么东西掀开,他耳边响起一道声音。

        “给我。”

        陈桐霍然睁眼,见是郁飞尘。

        什么话都没来得及说,他把那些徽章全部塞进了郁飞尘手里。

        郁飞尘一手握徽章。横肘击飞一个扑过来的机械偶,侧身躲过另一只,踹开一个,又和另一个擦肩而过。

        这些机械偶身上还穿着学院制式的校服,和他们身上的衣服一模一样,只是全都在日复一日的工作中磨损,褴褛破旧。他们胸前也没有徽章,金属徽章是活人学生在堡垒的通行证,毕业生已经成为金属机械,自然不再需要了。

        但虽然没有徽章,起码还残存了一些布料。

        郁飞尘抓住和自己擦肩而过的那个人偶肩膀,将校徽中的一枚别在了它身上。

        陈桐带着校徽拖住了敌人二十分钟,他得再拖住十分钟,校徽的使命已经结束,可以放弃了。

        四面八方的追击人偶和回收站中,果然有一部分的注意力转移到了那只人偶身上,然而它本身浑然不觉,还在孜孜不倦地追逐郁飞尘。

        郁飞尘丢了一枚徽章后就没再管它,在机械群里穿梭绕行,等人偶们再度密密麻麻压上来,顶不住压力的时候再放另一枚。要是其它人,这时候估计已经被撕成碎片,但换成他后,竟然就这样硬生生撑住了。

        “我们这边好了!”薛辛道。

        与此同时,喇叭“请领取合格证”的播报声里,忽然『插』进来一句甜美的声音。

        “第9号,莉莉娅同学,课堂测试——不及格哦。”

        她的人还好好坐在安菲尔旁边,但是校徽已经被回收站的火焰焚烧殆尽了。

        接下来,死亡播报接二连三响起。所有人的徽章都混在一起,郁飞尘也分不清哪个是谁的,于是死亡顺序异常混『乱』,连他自己也死了。

        听见自己被播报死亡的时候,他忽然觉得有点可惜,安菲尔说给他的徽章里写了保护咒语,还没来得及生效就没了。

        然而短暂的可惜过后他迅速冷漠起来,觉得这人的咒语也并不稀罕,更何况他不需要任何人保护。

        倒数第三枚徽章被毁掉的时候,播报声照常响起:“第6号,柯安同学,课堂测试——不及格哦。”

        气氛忽地沉冷了一瞬,柯安早就死在了机械的重重挤压之中,但因为徽章没毁,在堡垒眼中她才刚刚死亡。在这里,人的存在被划分为学生、垃圾和废品,人的标志也只是一枚小小的徽章。然而,并没有办法说谁对谁错,只是他们和堡垒不是同类而已。

        郁飞尘就地一滚躲过一只机械偶的伏击,现在流落在外的有一枚徽章,他手里还有一枚,绝大部分压力都压在了他身上。他快速用余光规划了回收站最少的一条路线,遥遥看见白松朝他挥手,比划了一个“1”的手势。

        还有一分钟,比预计的两分钟快,是安菲尔那边的进度加快了。

        郁飞尘心中稍微放松了一些,刚想着安菲尔还算靠谱,就见白松又用手势给他加了零点五,原来刚才只比划到了一半。

        一点五分钟比不上一分钟,但勉强也算可以。

        他正打算往计划好的方向去,耳边,黄铜喇叭忽然道:“第4号,安菲尔同学,课堂测试——不及格哦。”

        明知安菲尔安全地待在别处,可他还是忽然一怔。

        就在这一个晃神之间,一只机械偶从同伴的肩头跃下,把原本就在地上的他死死按住。郁飞尘迅速回神闪躲,避开了致命的一击,那个机械偶的手臂却因此从他左臂上重重地压了下去!

        机械偶的手臂已经不是人体,也不是骨骼的形状,少数偶的胳膊最外侧收拢成了一道极其锋利的薄刃。

        不幸,攻击他的这只,就是那种人偶。

        这一压,他的大半条左手臂直接被截断了,沉冷的钝痛刹那间遍布全身,郁飞尘喘了一口气,迅速后退几步。

        他的左手正是握住徽章的那只手,手臂一断,那枚徽章就落到了回收站和机械偶手里。这是最后一枚徽章了,丢掉后就没了可以牵制敌人的东西。它们将全部校徽销毁,完成清理违规学生的任务后,就要开始回收垃圾了,所有人都是靶子,他得回去。

        机械偶暂时顾不上他,郁飞尘往回转。

        那边的人们也看到了这里的情况,白松惨叫一声,安菲尔蓦然抬起了头。

        “我靠,完蛋,完蛋。还有一分钟呢,怎么顶。”陈桐来回踱步,已经语无伦次,众人都沉默戒备,气氛一片死寂,他想说点什么活跃氛围激起斗志,却只找到一个话题:“最后一个该谁死?”

        薛辛指了指一直在专心画图的叽里咕噜先生。

        郁飞尘的伤口有痛感,但没流血,断口在他看惯的血肉之外,还多了金属光泽。他右手握着半边左胳膊保持平衡,回头看了一眼。机械偶如同饿兽扑食一般涌在那条手臂周围,回收站也不在意那里还聚拢着无数机械同类,瞄准靠近后就喷出了刺眼的火焰。

        他转回去,对上同伴们的眼神,彼此都是戒备的神态。刚才那一晃神是他根本没想过的失误,现在局面千钧一发,所有能用来拖延时间的招数都已经用尽了。一旦所有机器都来清扫垃圾,他们挡不住,只能寄希望于那枚徽章不要被毁得太快。

        偏偏就在这一刻,催命般的播报声就响了起来。声音甜美无比,说的却是最令人『毛』骨悚然的内容:“第10号——”

        却忽然顿住了。

        下一秒,播报重新响起:“第10号,——”

        又停了。

        反常的播报听愣了一群人,连郁飞尘脑中都浮现『迷』『惑』。

        下一秒,不仅喇叭的播报卡了,场里所有的人偶和回收站都停止了动作,接着不自然地抽动了几下。

        陈桐:“……怎么了这,卡带了?”

        短暂的静止后,只听喇叭依旧顽强地播报死亡消息:“第10号……%。”

        “第s……”

        “第——”

        “第10号,%¥#&&——”

        “&——”

        卡顿的播报声止于一声“嘀”声长鸣,再没了声响。人偶的动作逐渐疯狂扭曲,在地上不住抽动着四肢,回收站漫无目的地『乱』窜。

        场面仿佛梦境,他们陷入沉默,沉默中还透『露』着一丝尴尬。

        郁飞尘:“……”

        陈桐:“我靠。”

        叽里咕噜先生不叫叽里咕噜,这只是他们为了方便起的外号,他真正的名字写在纸上时是个谁都认不出的鬼画符。不仅不能翻译为语言,连图形都无法概括。

        不会就是……这个名字把整个系统卡住了吧?

        白松一个激灵,转身疯狂摇晃起叽里咕噜的肩膀:“&##%,@!!!”

        “@?”叽里咕噜『迷』『惑』地看了一眼吱哇『乱』叫的白松,仿佛看见一个神经病一般,他拍开白松的手,继续埋头沉浸在最后一张咒语之中。

        白松发出了一声有生以来最真诚的感叹:“这,才是真正的高手。”

        郁飞尘环顾四周,又看了一眼自己断掉的胳膊,感到索然无味,返回原处。正看见一切的罪魁祸首安菲尔抬起头来,道:“写好了。”

  https://www.66xsw.org/chapter/11541/812414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6xsw.org。66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6xsw.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