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小说网 > 方尖碑 > 第78章 命运齿轮 20不划水的安菲尔。……

第78章 命运齿轮 20不划水的安菲尔。……

        白松没明白郁飞尘想表达什么,  但他干脆利落地得出了一个结论:“郁哥,你被骗啦?”

        郁飞尘静静看了他一眼:“没有。”

        这时候其它人从另一侧的楼梯上去了,走廊里只有他们两个。白松又道:“展开说说。”

        郁飞尘并没有展开说,  白松自己去琢磨那句话了:“可是不去听人说谎,又怎么去拆穿他呢?”

        郁飞尘淡淡道:“为什么要拆穿。”

        “?”白松疑『惑』:“不拆穿怎么知道真相?”

        “只有你自己眼见为实。”郁飞尘道。自从有了白松,  他发现自己说话的频率升高了。

        “郁哥。”白松道:“那你对别人也太缺乏信任了。”

        “不然?”

        他们继续往前走,白松不再纠结他郁哥的话,  而是找到了更本质的话题:“可你为什么忽然想起说这个?”

        为什么忽然想起说这个,郁飞尘也不知道。

        他只知道一贯以来,  在真相大白前他不会让第二个人知道自己想弄明白什么。因为知道后对方就有了辩白遮掩的余地,而他不爱给人留余地。

        这种事情就像讯问犯人,不到最后一刻,  审讯者不会让对方知道自己掌握了哪种程度的证据,只是装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21号教室在回廊的最上方尽头,机械大门打开后,  里面是个轰鸣着的巨型车间。密密麻麻交错纵横的管道和传送带外,  至少有十个说不清作用的巨型机器。

        “亲爱的同学们,  第五节课——习作课正式开始~

        课程目标:分组完成机械检修任务,  每组需完成一座机械的检修哦~

        提示1:每座机械都有至少三处影响运转的问题哦。

        提示2:请将分组结果与机械号登记在莎草纸上~

        下课时间:时针下一次垂直于地面时~

        教学完毕,  请同学们认真完成学习任务~”

        郑媛环视着整个车间,又看向队伍里的人,  喃喃道:“才五天就开始……大作业了?”

        托着托盘的机械偶侍立在他们身边。郁飞尘一直没什么表示,  文森特拿起鹅『毛』笔,  道:“分组吧,  规则没有约束每组的人数。”

        整个教育流程是普适的,不随他们的人数变动改变——这次有十个人活着,但说不定下次另一批学员里只有两三个活到第五节课。所以每组的人数未做要求,  显得宽松许多。

        陈桐提议说,那咱们一起呗。

        这个提议得到了一致的认可,所有人的名字都落在莎草纸上后,陈桐还道:“傻子都知道人多力量大吧。”

        他说得没错,但很多时候,碎片世界里的人并不同心协力,这次简直可以称得上偶然。

        分完组,就开始选择修哪个机器。文森特带人在机器之间穿梭观察,讨论哪个看起来可以搞定。郁飞尘全程没说什么有价值的话,随波逐流地跟着队伍绕来绕去,自觉这划水的技艺可以与路德维希相媲美。

        并不是他没什么观点,而是在这队人里有个比他更想通关的人。

        时间之神副本缠身以至于错过出席复活日,倒不是什么大事,只怕文森特的焦虑另有出处。

        既然如此,他也就不想动弹了。

        划水一段时间后,那边几个人选定了五号机械,开始仔细研究每个模块的功能。他们态度端正,队伍中有什么都会一些的文森特,有擅长机械的薛辛和郑媛,有熟悉咒语的灵微和莉莉娅,还有工具人白松和陈桐,检修不算难事。

        郁飞尘一个人去了零件堆的最高处画图,先画了几样或许用得上的机械简图给薛辛,再是凭借几天来的记忆得出的堡垒示意图。

        画完后,郁飞尘把莎草纸放在一边。下去帮忙检修前,他把右肘枕在脑后,仰躺在最高处,看了一会儿穹顶般的金属天花板。像个逃学出去发呆的高中生。

        他说不清自己在想什么。或许想了很多,或许什么都没有放在心上。

        一夜未睡,但他很清醒,毫无困倦的征兆。随着在堡垒中待得时间越来越长,睡眠好像也渐渐不需要了。

        一节课在忙碌中过去,检修完毕,要做的东西也都做好了。

        “生死有命,分数在天,要死一起死。”陈桐走出教室,叹息。

        下去走廊口的时候途经咒语课教室,教室门开着,但没见人出来。郁飞尘走近,才发现安菲尔和叽里咕噜两个人各抱着一打莎草纸站在门内等他们。

        “你来了。”看见他来,安菲尔朝门内示意:“我们搬不动。”

        郁飞尘第一个念头是他们到底写了多少张纸,以至于搬都搬不动。转念一想写那么多咒语不太现实,可是这两个人难道还能创造出什么机械吗?

        然后,他的目光就落在了教室中央摆着的的三台读咒机上。

        “我们用读咒机改造了读咒机。第一台读咒机现在可以反读机械上原有的咒语。第二台改变了一些功能,用它写咒可以直接对原有咒语进行改变,譬如反转和失效之类。第三台是普通读咒机。”安菲尔一边跟着他走进去,一边道。

        叽里咕噜在一旁附和:“&###@,我*////,安菲%……@!”

        薛辛震惊地看向读咒机:“还有这种『操』作???”

        陈桐:“这就是开挂吗,我可以举报吗。”

        不划水的安菲尔原来能做到这种地步,连郁飞尘都觉得微微意外,其它人更是无法维持冷静,似乎只有文森特一人不觉得惊讶。

        一行人抱着读咒机上了火车,抵达宿舍位置后,文森特看了郁飞尘一眼,问:“你去找中控?需要我吗?”

        郁飞尘:“不需要。”

        文森特并不认同:“一个人无法保证正确。”

        郁飞尘语气平平淡淡,道:“他和我一起去。”

        “他”自然指还在晕车状态的安菲尔。郁飞尘没征求过安菲尔的意见,但笃定的语气就像他们两个已经达成了共识,又或者干脆是在命令安菲尔一般。

        安菲尔『迷』茫地眨了一下眼睛,显然也没有预料到郁飞尘会这样说。但他随即点了点头表示同意。

        文森特一言不发地转身走了,郁飞尘冷冷晲着他的动作,见这人脚步看似平静,紧锁的眉头却暴『露』了隐约的担忧与气急败坏的情绪。

        火车再次启动。高速的过山车是一种折磨,慢速状态则又是另一种酷刑。当火车在魔导炉丛林中停下的时候,安菲尔闭眼靠在动力室墙上,已经只有虚弱喘气的份了。他自己没办法稳住身体,全程都是靠郁飞尘揽着。

        火车挺稳,郁飞尘给安菲尔灌了一口能源『液』。绿『色』眼睛茫然睁开,许久才恢复了原本的温和与安静。

        他把安菲尔送下火车。

        “从炉子上去,能看到红黑晶体运输的轨迹。跟着晶体最多的路线走,就能找到一个地点。”

        安菲尔点头:“我知道。你去找白『色』?”

        郁飞尘:“嗯。”

        安菲尔沿着能源晶体运输的路线走,他则去往第四车间,随白『色』魔法『液』滴流动的方向前进。两人从不同的地点出发,沿着相异的轨迹前行,如果最后能够殊途同归,就证明那地方是正确的目的地。

        如果不是,再各找方法。

        这也是文森特之所以说“一个人不准确”的原因。

        郁飞尘发觉安菲尔在看他,或者说打量他。

        他:“你在看什么?”

        漆黑浓灰的魔导炉丛林里,安菲尔的长发和温柔的眼睫似乎是唯一亮眼的『色』泽,这人眼里晃悠悠挂着一点安静的笑,他道:“你好像变了一些。”

        郁飞尘:“变了什么?”

        安菲尔沿着传送带向前走去,边离开,边轻声说:“我以为你不会喊我一起。你好像终于学会了信任自己的队友。”

        他说完很久后,郁飞尘才道:“如果你非要这样想,也可以。”

        安菲尔回头看了他一眼,似乎在等待进一步的回答,但堡垒没留给他们说更多话的时间,火车汽笛长鸣,要离开了。

        郁飞尘退回火车动力室,任由它把自己带往下一个车间。

        安菲尔有一点没说错,如果是以前,他不会带他一起找中控。他确实不怎么信任墨菲,但并没有不信任安菲尔,他不愿让安菲尔忍受多余的晕车或遇到危险,所以会选择一个人在堡垒中穿行冒险,尽力寻找中控的位置。

        现在则不是。安菲尔会遇到多少危险,似乎已经和他无关了。他只是和一个彼此信任的队友合作经历副本,生死不论。

        其实,如果是单纯为了通关,这种感觉也不错。

        动力室墙壁冰冷,郁飞尘背倚着它,望向车窗外。但此时安菲尔的背影已经逐渐后退,彻底消失在了他的视野里。

  https://www.66xsw.org/chapter/11541/808393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6xsw.org。66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6xsw.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