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小说网 > 方尖碑 > 第47章 燃灯神庙 18自家的草长高了。

第47章 燃灯神庙 18自家的草长高了。

        这一夜,  先是白松和茉莉守夜,再是学者和裘娜。

        本以为该是危机四伏,所有人都没睡死,  但出乎意料的是,什么事情都没发生,  平静得吓人。

        三分之一个夜晚过去,一切平安无事,  换班的时候,却听茉莉却怯怯道:“我……我想上厕所。”

        这话一出口,  大家都愣了。郁飞尘也睁开了眼睛。这房子里其它人全是男人,同为女『性』,裘娜先开口:“你……再忍忍?”

        茉莉缩在床边,  捂着肚子,艰难地摇了摇头:“我快……快忍不住了。”

        “这……”裘娜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听完她们的对话,再看茉莉苍白的脸『色』和渗出汗水的额头,  郁飞尘知道她确实撑不住了。神庙里的食物和水都很特殊,  他们这些天几乎没什么生理需求,  即使有的话,  白天的时候也已经在外面的公用盥洗室解决了。但因为惧怕被抓,  茉莉一直在房间里面没敢出来,更谈不上去盥洗室了。

        这个时候,  其它房间都已经熄灯,  走廊的烛火也早该灭了。郁飞尘道:“就在这里吧。”

        “啊?”茉莉死死咬着嘴唇:“不行,  我……我不行。”

        即使是为了活命,  她也干不出来这种事情。尤其是在这么小的房间里,当着所有人的面。羞耻心让她整个人几乎要爆炸,她更紧地抱住自己,  努力想要忘却身体的感受,小声道:“我再忍忍吧。”

        可是,根本忍不了。

        再忍忍……

        不可以,忍不住了,再不出去,她就要死了。

        出去,推开那扇门,盥洗室就在出走廊左转五六步远——

        她着『迷』地望着那扇橡木门,门在她眼前逐渐放大,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茉莉。”

        一道冷冷淡淡的声音像兜头泼了一盆冰水,使她刹那间清醒了许多,她环视四周,发现自己竟然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起来,往门口走去了。

        她心脏砰砰跳,不由自主望向刚才出声喊住他的骑士长。那位姓白的骑士说他叫郁飞尘。

        郁,飞,尘。一个很好听的名字,仿佛世间一切往事都能如同尘埃,随风飞去。

        “茉莉?”这次是那位白松骑士喊了一声她的名字,散漫的思绪陡然被喊回来,茉莉愣了愣,彻底清醒了。下一刻,腹部的胀痛就猛烈袭来,让她不得不扶住肚子,微微弯下腰。

        “你别撑着了,唉。”白松说,“我们都转身,不会看你的。”

        茉莉崩溃地摇了摇头,从小生长的环境和受到的教育不允许她做这种事情。她忍不住哭了出来。

        “要去就去,不去就忍着。”裘娜这下明白自己遇到了最不愿意遇到的那种队友,说话的语气也变得干脆严厉:“天不知道什么时候亮,大家可没空跟你耗着。”

        茉莉说了一声对不起,但哭得更厉害了。

        违背规则,被抓住,被救,拖大家后腿……她丢了很多脸,可是在这个变化无常的世界里,这是她作为一个活人仅剩的最后一点尊严了。

        白松最先心软了,他看向郁飞尘:“郁哥,怎么办?”

        郁飞尘设想过很多今晚会发生的事情,但他没想到是自己这边的人先出了情况。

        思忖片刻。看着茉莉,他道:“我带你去。”

        裘娜和白松几乎一起开了口。

        裘娜:“会出事。”

        白松:“怎么去?”

        郁飞尘从高处拿了根火苗很大的蜡烛,他也不说话,就那样静静端详着蜡烛的火焰。

        学者低声道:“他在发什么呆?”

        “嘘,”白松说,“郁哥计算呢。”

        两分钟后,郁飞尘动了。

        他拔出随身的长剑,将蜡烛尾端中央对准剑刃,精确地按了下去。蜡烛下半部被剑尖从中间劈开,却没断,而是被牢牢固定在了剑上。

        他把剑柄递给茉莉,让她用右手拿着,将蜡烛高高举过头顶,又将她的右手肘向里面摆,直到蜡烛、剑、肘关节完全在一条垂直与地面的线上。

        “记住角度,”他对茉莉说,“不管遇到什么,都不能动这里。”

        接着,他看了白松一眼,白松自觉奉上了自己的骑士长剑。郁飞尘把这个也『插』了蜡烛,给自己用。接着,在人们的注视下,他推开门,对茉莉道:“跟我来。出门就左转,要快。”

        说罢一步迈出去,直接走进了门墙旁边的黑暗处。

        果然,外面所有蜡烛要么已经熄了,要么也风烛残年,奄奄一息。而他的蜡烛高高举过头顶,却是正好从上往下,在地面上投下一个圆形黑影,与外面的东西界限分明,就像太阳走到头正上方的效果一样。而突出于身体的手肘,本来按照光学原理该被投影到墙上,却因为刁钻的垂直角度,也成了灯下黑的一部分,投影到了地面上那团小影子里。

        “嚯,这『操』作,”白松赞叹,“不仅全身都在光线里,和暗处隔开了,连影子都那么小,不会碰到别的阴影。我怎么想不到?”

        他这边赞叹着,那边郁飞尘已经带茉莉一步步往前走,身影一转,离开了这条走廊。

        床上的教皇陛下也缓缓睁开了眼睛,坐起来,环视四周。

        白松殷勤地给他披上外袍:“您别冻着。”

        “发生什么了?”他问。

        “有人非要出去上厕所。”裘娜冷酷抱臂,简单把事情经过说了一遍。

        听完,教皇看向半掩着的门扉。

        “我郁哥,”白松赞叹,“他我以后也要做郁哥这样的人。”

        却听教皇道:“哪样的人?”

        “虽然总是爱答不理,但郁哥其实是个好人,”白松说,“而且他还很强,是个会保护大家的人。真的,你们不觉得特别有安全感吗?”

        路德维希没说话,

        “陛下,您喝水。”白松自觉接过了他郁哥未竟的职业,无微不至。

        “陛下?您怎么了?”

        路德维希转头看他:“我有哪里不对吗?”

        白松说,没什么,就是觉得您眼神有点怪。

        一向好说话的教皇却又追问了一句,哪里怪。

        白松挠了挠脑袋:“有点像,很久没回家……自家的草长高了,那种……那种感觉。”

        “有吗。”路德维希微微笑了一下,“我想过,他是否过于孤僻。”

        ——这不就更像了。

        白松小心翼翼,模仿自己被叫家长后,父母相互安慰的语气,顺着教皇陛下的意思往下说:“或许,慢慢就好了。”

        教皇靠着床头,似乎是赞同地点了点头。

        *

        走廊里漆黑一片,烛光之外的地方全部看不清任何东西。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茉莉觉得,那些黑暗都变成了有形的、活着的东西,就像有一头巨大的怪物蛰伏在黑暗中,正在缓慢地一呼一吸。随着它的呼吸,黑暗也在缓缓涌动。她只能不断看向旁边的郁飞尘,才能保持镇定。

        不要怕、不要怕、盥洗室就在前面。

        烛光照亮盥洗室门的时候,她却猛地叫了一声。

        “啊!”

        胳膊一抖,蜡烛险些歪了,郁飞尘伸手抓了一下她的手肘,这才稳住。

        茉莉哆嗦着看向前方,郁飞尘也看着那里。

        昏暗的盥洗室门不知道什么时候突然变了,门前静静站着一个漆黑的人形。没有衣服、没有头发、没有任何细节,甚至没有任何立体感,就像一个纸人,或者立起来的影子。

        他微侧头,朝后面一瞥。

        后面,走廊深深的阴影里,模模糊糊立着不止一个这样的影子。

        茉莉腿都软了:“怎么……怎么办?”

        “走。”郁飞尘道。

        茉莉咬牙继续往前走。但走着走着,她发现了更恐怖的事情。

        那个人形黑影好像向后平移了,虽然还是那个静立的姿态,但原本在门前,现在在门里。

        可她得进去。

        “它们怕光。”郁飞尘道:“继续走。怕就闭眼。”

        想到这些阴影怪物好像有影响人情绪的能力,他又补了一句:“什么都别想,手不要动。”

        茉莉点头,终于一步步缓缓走进了盥洗室里。

        郁飞尘则背过身去,直直看向幽深的走廊。

        一个又一个,漆黑人影林立,全都静静对着这边。

        与它们对视的一瞬间,海风的咸味,忽然拂过他鼻端。

  https://www.66xsw.org/chapter/11541/775954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6xsw.org。66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6xsw.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