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小说网 > 方尖碑 > 第 216 章 爱弥儿 02

第 216 章 爱弥儿 02

        阈值60,请稍后再试。车厢里的温度缓慢下降,郁飞尘感到肩上传来轻轻的力度,是睡着的安菲无意识靠在了他身上。柔顺微卷的长发也顺着动作落在了他的肩和胸口上。

        不仅如此,安菲的左手还搭在了他的左边胳膊上。

        车厢变冷以后,他的身体差不多就成了唯一的热源。熟睡的人靠近热源是本能的行为,但安菲尔德居然对他如此放心,以至于睡着的时候毫无戒备,这是他没有想到的。

        他低头,看着放在自己胳膊上的那只手。

        修长,分明,皮肤细致,隐隐有青色的血管。

        乐园里,所有人都可以通过自由捏脸的方式改变外貌和体格,很多人为了炫耀武力,把自己变成小山一样笨重的壮汉,他不觉得那风格值得欣赏,而是更喜欢举重若轻的感觉。这是他为数不多的审美准则之一。

        ——譬如安菲的手,不论是开枪还是拿刀,都很适合。

        外面,一只松鼠抱着橡子在雪地上飞速跑过,发出沙沙的声响,打断了他的思绪。他忽然意识到了自己刚才在想什么。

        安菲现在的状态固然很放松。可他被一个称不上熟悉的敌方长官倚着肩膀,并抓住胳膊,自己居然也没有升起防备之心,还观察起了这人的外表。

        手固然顺眼,但毫无疑问,是开过枪,沾过血的。

        而长官身上也真的带着枪和匕首,随时都有可能展现出危险的一面。

        郁飞尘像排列组合队友掉链子的可能性那样排列组合了一番安菲尔德忽然变脸的概率后,还是没能让自己的身体戒备起来。这让他觉得这个人有些不顺眼了。

        然而,在这个过程中,他和安菲的身体甚至离得又近了一些。

        最后,郁飞尘干脆闭上了眼睛。

        一夜无事。

        清晨的曦光照遍山野的时候,怀里的安菲动了一下,郁飞尘立刻清醒。

        然后,他就看着安菲缓缓睁开了眼睛,淡冰绿的眼瞳在片刻的失焦后就恢复了清明,映着一点微微的晨光。

        接着,这个人若无其事地从他肩上离开,仿佛在别人身上靠了一夜,是一件像呼吸一样正常的事情一样。

        他以这样理所当然的态度把手也收了回去,并稍微顺了一下头发。

        接着,郁飞尘就见长官静静看向了睡着的小女孩。

        小孩睡着睡着,从郁飞尘怀里滑到了车厢地板上,只有脑袋还枕在他身上。

        她身体健康不会有事,郁飞尘懒得再捞,只是把防弹衣盖在了她身上挡风。

        长官又静静地看向他。

        带孩子,把孩子带到了地板上,确实不太合格。

        在长官的目光下,郁飞尘自认理亏,于是早饭的橡子都是他剥的。

        他在剥,小女孩在吃,安菲在咳嗽。

        咳完一轮,手绢上又是血。

        郁飞尘看到了。

        要么是病情恶化了,要么是昨晚的浓烟给肺部添了新伤。

        郁飞尘:“你得去看医生。”

        在这样一个不发达的时代,咳血是不祥之兆,通常意味着生命已经开始凋落。

        安菲轻声说:“我知道。”

        就此无话。吃完早饭,他们离开了这里。卡车的水箱冻上了,没法再开,他们步行回去。郁飞尘牵着小女孩走在前面,让安菲在他的侧后方。这样,冷风吹向安菲时会被他的身体挡住一部分。

        以前,他的雇主偶尔也会有这种待遇,在额外加钱的情况下。

        后来,他发觉某些雇主有意高价请他到低级世界进行一些无聊的任务以消磨时间,并且问东问西后,就只接第七扇门的危险任务了。

        走到南门的时候是早晨七点,天空灰蓝。

        从门口向内望,里面一片颓败萧条,废墟的形状和昨夜稍有不同。郁飞尘看向围墙,焦黑的火烧痕迹上覆盖了一层薄薄的尘土。显然,对于这座收容所来说,火灾已经过去了数日。

        ——那它就是31日的收容所无疑了,关于时间的推测并没有错。

        安菲尔德走上前,也伸手触碰确认了一下栅栏门上的灰尘。

        接着,他向前走了一步,进去。

        郁飞尘站在门外,没动。

        清冷冷的天光下,安菲尔德半侧身,回头看着他。

        缀着泪痣的淡冰绿色眼睛就那样平静地望着,似乎在等他开口。

        看着他,郁飞尘说:“我就到这里了。”

        昨晚发生的事情注定无法保密,周围其它据点的黑章军会在两到三天内察觉不对,前来搜查。到时候,橡谷收容所发生的事件会引起哗然。

        所内士兵几乎全灭,俘虏尽数逃脱,这种结果对黑章军来说无异于吃了一场败仗。大校已经死了,无从追究。到时候,作为唯一幸存的长官,全部的责任都在安菲尔德身上。

        他想,安菲自己也清楚这一点。

        他们彼此对视,谁都没有说话。

        “你可以跟我去萨沙。”沉默了一会儿,他又说。

        安菲尔德摇了摇头。

        他缓缓转回去,注视着前方破败的废墟。郁飞尘只看到他的背影,却能想象到他的神情。

        冷风里,安菲轻声说:“这是我的国家。”

        郁飞尘听懂了他的未尽之语。这是他的国家,无法背离的地方,即使遍身罪恶,满地荒芜。

        虽然是郁飞尘意料之中的回答,但他还是感到了微微的遗憾。

        “保重。”他说。

        “再会。”安菲的声音被风递过来,像一片飘摇落下的雪花:“谢谢你。”

        他没有回头,郁飞尘也牵着女孩转身,走向白雾朦胧的远方。

        雪地上的脚印深深浅浅,来时是三双,离开时则少了一对。

        小女孩脚步不情不愿,频频驻足回头,不断扯着他的手,问他:“长官哥哥怎么不一起走了?”

        “我们去哪里?”

        “他留在那要做什么?”

        “我不想走,哥哥,我不走了。”

        郁飞尘一直没回答她,直到他们爬上一座高处的山岭,他低头看小女孩的情况,发现她已经满脸泪水,脸庞冻得通红。

        她边哭,边固执地回望向收容所的方向。

        小孩的生命和情绪都太过脆弱多变,是他应付不了的东西。

        郁飞尘在心里叹了口气,单膝半跪在雪地上,和崽子平视,用袖子把她脸上冰凉的眼泪擦掉。

        除去被吓坏了的昨晚外,她是个很乖的女孩,此时低下头,带着哭腔小声说:“我不想分开。”

        郁飞尘看着她,良久。他神情看起来一片空白,实际上是在思考安慰的说辞。

        “你有自己该去的地方,注定和很多东西分开。”最终,他说。

        话音落下,女孩的眼睛彻底被悲伤占满,安慰起了反作用。

        沉默是金,他该牢记。

        象征性地摸了摸女孩的头,他站起身,看向来时的方向。

        从山岭高处往下看,收容所一览无余。

        他也看见了安菲。

        身着黑色军服与披风的长官,静静站在焚尸塔前的空地上。高高矗立的焚尸塔一半是水泥的灰白色,一半是被火烧过的漆黑。

        安菲在注视它。风扬起残灰,也吹起他黑色的披风下摆,几只乌鸦停在了焚尸塔顶端。

        不知为何,这情景在颓败中带有圣洁。一如昨夜,烈火焚烧了罪孽。

        最后看了他一眼,郁飞尘收回目光,抱起女孩往南方走去,再也没有回头。

        就像他刚才对她说的,一个人在一生中,终究会习惯分离。

        无数个世界里来去,最初的时候,他偶尔也会遇到一些值得留恋的东西,但到最后,只有乐园和创生之塔才是永恒的存在。

        把收容所内发生的事情暂时抛之脑后,他按想好的路线前进,即使带着一个孩子,他赶路的速度也没变慢多少。

        五天之后,他们抵达了萨沙。

        ——之所以迟迟没有回去,当然是因为这里还有一只丧尸活着。它死了,副本就会结束,这是个很简单的问题。

        那道声音落下,洁白的光芒忽然笼罩视野。

        世界虚化,然后重新凝固。

        不远处有人在交谈,喧嚷的人声撞进了郁飞尘耳中。

        “从外面回来了?这次顺利吗?”

        ——“差点团灭。神明在上,那鬼地方简直是世界尽头。”

        “很少有人见过世界尽头的景象。”

        ——“管他是不是呢,总之我回来了。还能看见世界中央是什么样,这不就够了。”

        一片志得意满的笑声轰然响起,连路边披着猩红斗篷的小丑都吹哨一声,将手中红蓝相间的彩球高高抛向金色的天穹,尖声长笑:“世界的中央——是座塔——”

        郁飞尘抬腿向前方走去,打算越过他们欢呼高笑之地,身边却有流星样的光芒猝然划过。片刻后,一个脑袋反光的人影出现,俨然是队长。过一会儿,队友们高矮胖瘦不一的人影也出现在了这里。

        “来,给郁哥打个招呼。”队长招呼他们过来。

        “创生之塔,”招呼完,队长的语调平静中含有疲惫,像一声轻轻的叹息,“终于回来了。”

        一个默契的动作,他们抬头望向前方。

        前方——淡金的天空,辉煌色泽向下倾倒,浓白的卷云聚集成巨大的旋涡。漩涡中央连着一座雪白的高塔。

        这是一座方尖塔。

        它宏伟,庄重,线条并不优美。四条棱向上延伸,逐渐靠近,而后在无穷远处陡然收拢汇聚成尖锐的顶端,锋利得像一柄直刺天空的长剑。

        创生之塔,世界的中央。

        它太大,也太高,穷尽一个人的目力所及,也无法望见全貌。

        塔矗立在一望无际的日落广场,如同矗立在无尽的冰河之上,但最晶莹剔透的冰河也比不上这座广场的地面。

        它由来自东大陆的辉冰石铺成,因此又被称作“辉冰石广场”。石头与石头间看不到一丝缝隙,其上倒映着天空流云,与圣洁的高塔,并在事物的边缘折射出微微的虹彩。据说这些晶莹璀璨的石头在古时曾是旷世奇珍,仅用以点缀国王的陵墓。

        空气中浮动着许多只由复杂的符文组成的金光闪烁的圆球,行人经过圆球时,它们会发出活泼的声音。

        “你好,买捏脸数据吗?喜欢什么风格?”

        “巨树旅馆,今日打折,让您找到回家的感觉。”

        “第一次来乐园?需要向导吗?需要翻译球吗?”

        “复活日许愿牌,伊斯卡迪拉大神官亲手制作,打折出售,您需要一个,还是两个?”

        喧嚣声无处不在,辉冰石广场上人来人往。流星闪烁,有人出现,有人消失。有个捧花的少女往队友之一的怀里塞了把夕阳色泽的花束。

        “真好啊,还能回来。”队长感叹,“这次辛苦了,我请你们去日落街喝酒,郁哥,咱们一起吧。”

        无人回答。

        “……郁哥呢?”

        ——前方有个修长的黑色背影,郁飞尘正往远处走去。

        “郁哥!郁哥!”队长的袖子被拉了一下,他不再观赏巨塔,说:“等等嘛!”

        郁飞尘闻言回头。

        金色的天际洒下柔和的光线,复又被璀璨的辉冰石地面折射,让他的轮廓显出一刹那的不真实。

        “您的脸捏得真帅。”就见队伍里一个银发白袍子的少年往前几步到了他面前,抿唇笑了笑,眉眼弯弯,声音也温雅,说,“您救了我一命,我想谢谢您。”

        看着这位少年那张陌生的脸,郁飞尘脑中出现了微微的空白。

        看了五秒钟,他才依稀想起来了,这应该是个叫夏森的队伍成员。

        夏森在丧尸世界里是个没什么战斗力的医疗官。那地方血肉横飞,大家都灰头土脸,没时间注意别的,更遑论他人外貌。况且,人们在不同世界里的长相千差万别,即使回到乐园,也可以随意改换外表,他们把这叫做“捏脸”。

        似乎是被看的时间过长了,夏森眨了眨眼睛。

        有一点微光闪了闪。

        于是郁飞尘忽然看到夏森的右眼角下,有一颗暗红的小痣,很奇异的色彩,像凝固了的血。

        他有点轻微的脸盲症,分得清美丑,想记住却得花点心思。但他懒得费力,于是认人主要靠发色瞳色和声音,或是一些关键特征,譬如队长的光头。

  https://www.66xsw.org/chapter/11541/1054128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6xsw.org。66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6xsw.org